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872章 天然的矛盾(求月票。

    說到當班長……

    呵呵!

    只能說莊嚴早已經駕輕就熟,別說是班長,代理隊副都當過,帶個8人宿舍小班算個啥?

    整個209宿舍只有兩個地方生——說白了就是這個鳥專業地方生是在是少,加上專業的特殊性,如果都將地方生湊在一起,估計會亂套,沒法跟上整體訓練。(www.5687383.live)

    所以特種作戰專業的地方生都會被分插到那些生長干部的班里,畢竟生長干部都是老兵,老兵帶新兵,言傳身教傳幫帶一向是我軍的優良傳統,這才能實現共同進步。

    但不得不說的是,帶地方生那就跟帶新兵沒兩樣,總是令人頭疼的事,而且新兵倒還好,因為新兵都知道自己來當兵,是士兵,在心理上早已經有了要絕對服從的準備,可學生不同……

    袁傾城的家人離開之后,這家伙從一開始還有些羞澀小青年的表面模樣中立馬抽身出來,搖身一變,變成了一盞不省油的燈。

    這家伙內務也不整理,直接跑到了陽臺上,站在那里好一頓張望,等莊嚴從去賴區隊長那里取回剪刀的時候才發現這廝像個泥塑一樣站在那里發愣。

    “袁傾城,你在干嘛呢?”

    莊嚴走之前,吩咐過袁傾城,說讓他好好地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把零碎都拿出來,放進自己的儲物柜里去。

    這才多久,自己轉個身,這家伙就在這里發呆了。

    作為老兵,莊嚴見到這種情形不禁有些生氣。

    師傅帶進門,修行在個人。

    當兵當得好壞,班長帶進門,之后還是要靠自己。

    當學員也一樣。

    袁傾城看起來是暫時沒那點覺悟。

    看來這兵的好好錘煉一下。

    “班……班長……”

    被人發現自己偷懶的袁傾城有些支支吾吾。

    莊嚴上前,站在袁傾城剛才的位置上周圍掃了一圈,沒看到什么異常的情況。

    于是又問:“不是讓你收拾東西嗎?你在這里發什么呆?”

    袁傾城還是沒有正面回答,而是直接從口袋里掏出一包古都牌軟盒珍品香煙,直接遞了一根給莊嚴。

    “班長,來一根!

    然后臉上堆滿菊花一樣的笑。

    看著面前笑容里盛滿了阿諛的袁傾城,莊嚴暗暗嘆息。

    他好像看到了當年第一天在新兵連操場上給自己的新兵排長戴德漢遞煙時候的自己。

    不過,面前的袁傾城比當年的自己的心思要更加活泛。

    時代變了。

    莊嚴忽然生出一種感慨。

    這兵一年年帶下來,一年年的兵不同。

    社會在變,兵源來自于社會,自然也是要變。

    價值觀、世界觀、人生觀,還有金錢觀和時髦觀都在變。

    袁傾城的爹剛才過來,也是各種送東西給同寢室里的其他戰友,兒子也是這樣。

    這一套,怕是跟他爹學的。

    “袁傾城,你家做生意的對吧?”莊嚴問。

    袁傾城眼睛一亮,猛地點頭:“神了,班長你怎么知道的?”

    莊嚴看了看袁傾城手里的珍品煙,說:“這煙不便宜吧?”

    袁傾城不以為然說:“嗨,普通!還有更貴的!班長你要,我讓我爸給你捎兩條過來?”

    莊嚴也不知道生氣好,還是該高興好。

    這家伙,還真有幾分自己從前的樣子。

    “我跟你說,袁傾城,你知道在部隊里,我們這些當班長的是怎么懲罰你們這些喜歡抽煙的兵嗎?”莊嚴從袁傾城手里拿過那包煙,在手里把玩著。

    袁傾城臉色變得有些尷尬,搖頭說:“不知道!

    莊嚴說:“遇到好班長頂多就是沒收你的煙,順帶批評幾句,遇到脾氣暴躁的班長,直接讓你含著香煙腦袋上扣一桶,抽完為止,如果說像當年我在國外參加特種兵集訓的時候,抓到抽煙的,教官會讓你叼著這些煙,然后鼻孔上再插兩根,一邊做俯臥撐一邊抽完為止!

    來就讀國關特種作戰專業之前,其實袁傾城也不多不少向一些所謂的熟悉部隊的人打聽過里面的情況。

    那些人總會似是而非地告訴袁傾城,說到了里面要懂來事,懂做人,這才能混得好。

    有些甚至會將部隊描繪得令人毛骨悚然,把各種懲罰說的添油加醋,渲染一番之后來表達自己當年如何如何不容易。

    袁傾城知道面前這個老兵不好惹,剛才聽說寢室里的其中一個同學還是他帶出來的兵,另外幾個提到莊嚴也是一個個都豎起大拇指,說這個老兵不得了。

    他現在就怕莊嚴這么對他。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自己想錯了。

    莊嚴把玩了一下那盒煙,然后將它塞回袁傾城的口袋里,說:“別怕,我就是說說部隊而已,這里是軍校,我雖然是班長,不過只是暫代的,你我還是同學,將來這班長是輪流干的,我不喜歡拿著雞毛當令箭,不過我提醒你,自己把煙處理掉,你要真想抽,去學校外面休假的時候抽沒人管你,在這里你被隊長和教導員又或者咱們學校糾察營的人逮到,怕就是沒什么好果子吃,懂嗎?”

    袁傾城沒想到這事那么簡單就過去了,將自己的那顆大腦袋點得像雞啄米:“謝謝班長!

    莊嚴指指寢室里:“回去整理你的內務吧!

    倆人一起走進寢室里,除了和袁傾城一樣是地方生的陳晟之外,其余韓小北那些都馬上別過頭去。

    莊嚴不用看,都知道這幫子老兵油子在耍壞。

    袁傾城不整理內務跑去走廊上發呆,按說其他老兵早應該把他叫回來,而不是由得他在外頭傻站了將近十分鐘。

    很顯然,這是故意讓袁大頭出洋相。

    這就是老兵油子生長干部和地方生之間一種很微妙的地方,也是一種很現實的問題。

    無論是在部隊,還是在軍校,生長干部多多少少對地方生有些鄙視,而地方生也覺得那些兵油子味道十足的生長干部不過是一群野蠻人。

    生長干部覺得地方生弱不禁風,地方生覺得生長干部沒腦子……

    這種微妙的關系由來已久。

    在部隊里也是同樣。

    地方生由于沒接受過軍事基礎訓練,進來就是一張白紙,在軍事技能上當然比不上那些當了幾年兵而且還是各部隊優秀骨干的生長干部。

    可同理,生長干部當年都是高中畢業甚至初中畢業就過來當兵,因為軍事出色才獲得提拔或者考上軍校的,在文化課上也略遜于地方直考的學員。

    所以,一旦這兩種不同的學員湊在一塊,肯定就有了相互間的天然小矛盾。

    不過好在,這些事都藏心里,大家也不會在明面上說。

    可是,讓莊嚴擔心的不只是班里兩個地方生的軍事訓練問題,還有其他方面令人同樣頭疼。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