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92、我有所念人(三)

    程述來到寂家, 改名寂述,成為了寂三家長子寂楊風的替身。(看啦又看小說網)他很聰明, 非常非常聰明, 他模仿著寂楊風的一言一行, 幾乎已經把自己完完全全...復制成了另外一個寂楊風的翻版。

    除了寂家的父母和李管家以外, 沒有任何人知道這件事。

    成為一名合格的替身,不僅僅意味著程述要去學習和模仿寂楊風, 他也要拼命學習,了解關于公司的運作和經營方面會面臨的一切問題, 他要學會如何與上流社會打交道,如何與合作伙伴周旋...

    很多時候, 相比于生活優渥從未經受挫折的天命之子寂楊風而言, 程述反而表現出諸多領導者應有的優良品質, 譬如隱忍、親和與御下之道。

    就在寂家父親對于程述的表現越發滿意的關頭, 寂楊風出事了, 一場車禍的意外奪去了他的性命。

    那晚寂楊風去參加一場晚宴, 本來應該是由程述代他去,可是不知道為什么, 寂楊風臨時改變了主意,自己驅車前往晚宴現場,結果在高架橋上與一臺司機酒駕的貨車相撞。

    寂楊風一死,程述在寂家的地位徹底發生了逆轉。

    縱然老父親對于長子的死,悲痛欲絕,但是好在還有一位優秀的次子, 聊做安慰。

    很多人都猜測,寂家長子的死,是否與這位陰險毒辣的私生子有關。甚至連程述自己都懷疑,是不是他每每夜間輾轉反側之際,腦海里滑過的惡毒念頭,真的讓神明聽見了。

    但是程述可以用性命發誓,寂楊風的死,與他無關。

    是否與別人有關,程述便不知道了,但他知道,從今以后,寂家有他的一隅之地了。

    在他確定自己身邊暫時安全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返回十三街,接回蘇小棠。

    可是當他回到家,卻發現他原本住的出租屋里凌亂不堪,所有東西都被洗劫一空,桌椅板凳凌亂地倒在地上,蘇小棠的書本也全部被撕爛,散落在四處......

    程述慌了,他立刻給李照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李照支支吾吾地說,這件事,最好見面詳談。

    半個小時后,程述在江邊見到了李照,李照鬼鬼祟祟走過來,防備地望了望四周,低聲對他說:“你這一年失蹤,到底去哪兒了,趙爺現在到處在派人找你,說找到你要卸你的腿!

    程述走的時候是不告而別,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兒,做什么,而那時候,趙森的場子剛好被警察一鍋端了,所以他自然而然地以為,這件事是程述告的密。

    趙森當時跑掉了,重振旗鼓回來,要對付的第一個人便是程述。

    “你...你還是快走吧!”李照催促他:“要是趙爺發現你回來,不會給你好果子吃!”

    “那姑娘呢?”

    “什么姑娘,這會兒你還想姑娘呢!”

    程述急切地問:“蘇小棠呢!我托你照顧的那個蘇小棠,她現在在哪里?”

    李照的臉色頃刻間變得慘白:“你...你還想她做什么啊,有錢了什么樣的姑娘沒有,甭想她了!

    程述揪住他的衣領,壓低聲音:“我再問一遍,蘇小棠在哪里?”

    李照哆哆嗦嗦地說:“那我說了,你別上火,就是吧,趙爺回來以后,到處找你找不到,聽說你在十三街罩了個姑娘,就把那姑娘帶走了...”

    程述拿煙的手抖了抖,良久,沙啞的嗓音憋出三個字:“還活著?”

    李照見程述臉上都冒青筋了,知道他這次好像是玩真的了,連忙道:“活著,就是一只眼睛可能...不太看見,但是還活著!活得好好的呢!”

    **

    按李照給程述的地址,程述找到了十三街的一家地下酒吧,酒吧里光線昏暗,烏煙瘴氣。

    舞池里時常有穿著誘人的女人邁著大長腿走過,搔首弄姿地挑逗男人,程述擠進去,在舞臺前的旋轉回廊邊,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女孩。

    蘇小棠化著他都已經快認不出來的濃妝,戴著墨鏡,嘴里叼著一朵嫣紅的玫瑰花,懷里抱著一臺吉他,失神地彈著。

    周圍有很多男人圍著她,他們目不轉睛地盯著蘇小棠,臉上掛著興奮的紅光。

    蘇小棠穿的很少,全靠那臺吉他遮掩了大部分的風光。

    瞎女彈琴,對于這些慣常追求刺激的男人來說,無意識非常新鮮的一處風物了,比場子里那些只會搔首弄姿的女人更讓他們感到興奮。

    當她抬頭看到人群中的男人的時候,嘴里的玫瑰花掉了。

    她開始驚慌,起身便想跑,可是因為只有一只眼睛能看見,她幾次絆倒,把場子搞得一片混亂。

    程述三兩步追了上去,跑到蘇小棠身邊,脫下西服外套包裹在她嬌小的身軀之上,然后用力抱住她。

    “別怕,述哥回來了!

    “你...你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碧K小棠拼命搖頭,絕望地說:“我真的不認識你!”

    程述想要摘掉她的墨鏡,可是只要碰到她的墨鏡,她就會尖叫:“不要!求你了,不要...”

    程述沒有刺激她,將她打橫抱了起來,走出了地下酒吧。

    她掙扎著,絕望地苦苦哀求:“你真的認錯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求求你,你放我走吧!

    “我這輩子都不會放你走!

    他將她抱進車里,快速駛離了十三街,這個帶給她無盡噩夢的地方。

    車里,蘇小棠情緒似乎稍稍平靜了一些,趴在車窗邊,怔怔地望著窗外的繁華霓虹。

    程述透過后視鏡望著她,她臉上粘著濃郁艷俗的脂粉,嘴唇紅得都快滴出血了。

    程述感覺自己的心也快滴出血了,他無法想象女孩這一年每天每秒是怎樣煎熬地活著。

    “去...去哪兒?”

    “我們小棠想去哪兒?”他整個人瞬間變得溫柔了許多。

    女孩回避他的目光:“我不是小棠,您認錯了,我不是,真的不是!

    程述順著她的話問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安安!

    “那好,安安,想不想跟我回家?”

    她低著頭,沒有回答。

    程述將車開到了他的私宅別墅,下車將女孩抱出來,徑直回了家。

    蘇小棠好奇地四處觀望,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漂亮的屋子,大大的落地窗能看到遠處夜景,桌上有新鮮的插花,家電都是智能化控制,居然還有掃地機器人。

    程述將她放在柔軟的米白色沙發里,然后慢慢脫下了包裹她的西服外套,跪在她身邊的地毯上,柔聲問:“能不能給我看看身上,檢查一下有沒有受傷?”

    女孩連連搖頭,揉緊了外套,低聲說:“沒有傷!

    程述絕不勉強,他決定明天帶她去醫院做全身體檢。

    “小棠,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別怕,很安全,誰都找不到你了!

    蘇小棠望著程述,良久,她戰戰兢兢地伸出指尖,碰了碰他的臉,確認他真的是他……

    程述心疼地吻了吻她的指頭,她似受驚一般,又戰戰兢兢地抽回手。

    “我…我能不能洗澡?”

    “當然!

    程述帶她來到洗手間,擰開了浴缸的噴頭,將沐浴露和洗發水,還有女孩子喜歡的泡泡浴全都搬出來。

    這個宅子他很早就開始準備,無論是裝修風格還是家居用品,全都是按照年輕女孩會喜歡的時尚風格設計的。

    浴室門關上,蘇小棠坐進了滾燙的浴缸熱水中,抱著雙腿,將臉埋進了膝蓋里。

    她開始哭,開始用力地搓洗著身體。

    程述倚靠在浴室門外的墻壁,聽著女孩聲嘶力竭卻又極力壓抑的哭聲,心疼得難以自抑。

    她吃的所有苦頭,都是在為他受罪。

    “小棠!

    門外,他柔聲喚著她的名字:“以后跟我吧,述哥一輩子疼你,再不讓你吃苦!

    聽到這話,浴室里原本壓抑的啜泣變成了宣泄的嚎啕。

    程述知道,哭出來,一切就好了。

    半個小時后,女孩換上了干凈柔軟的棉質女士睡衣,從浴室里出來,濕潤的長發披在肩頭,臉蛋被水霧蒸得紅撲撲的。

    可她還戴著墨鏡。

    程述正在陽臺邊跟李照打電話,向他詢問更具體的情況,情緒很激動,聲音也有些大。

    蘇小棠愣愣地站在門邊望著他。

    程述見女孩出來,于是立刻掛了電話,進屋坐到沙發邊,然后沖她招了招手。

    蘇小棠猶豫了幾秒鐘,還是挪了過去,站在他面前。

    程述伸手去摘蘇小棠的墨鏡,蘇小棠敏感地連忙避開,然后蹲到沙發角落邊。

    “眼睛是怎么回事?”

    他聲音有些沙啞,聽得出來,滿是疲憊。

    蘇小棠悶了會兒,低聲道:“左眼,自己弄的!

    程述詫異地看了看她。

    “摘了眼鏡,很猙獰,像個怪物,那些男人看到就反胃...”

    蘇小棠語氣平靜地回答:“敗他們的胃口,就不會‘欺負’我了,反正一只眼睛也能看見!

    程述終于懂了,那樣的環境里,她只能用這種方式...“保護”自己,不被那些家伙糟蹋。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程述手里的茶杯被他重重扔了出去,砸在墻上。

    蘇小棠嚇得渾身一個哆嗦。

    他站起身,在房間里走了幾圈,氣急敗壞地去了陽臺邊,摸出手機打電話,手都抑制不住地顫抖著...

    蘇小棠跟過來,聽見他低沉的嗓音說著什么“弄瞎他的眼睛,然后讓他死”的話。

    蘇小棠忽然害怕了,她跑過去一把從后面抱住了他的腰,連連搖頭。

    “晚點再說!

    程述掛了電話,手落到女孩單薄的肩膀上,輕輕按了按:“我會給你報仇,我會讓欺負過你的人,付出代價!

    蘇小棠顫抖地抽泣著,連連搖頭:“不、不報仇,你好好的,不要離開我,好好的!

    程述用力抱緊了她,撫著她的背,柔聲安撫:“我不離開你,再不離開你了!

    女孩緊緊攥著他的衣角,直到睡覺的時候都沒有放開,程述脫了自己的外套搭在她的被單上。

    女孩睜著濕漉漉的眼睛望著他,嬌聲說:“你不走!

    “我不走!

    “保證!

    “嗯,保證!

    她這才安心地閉上眼睛。

    程述在床邊安撫著她睡著,怕她驚醒,所以也合衣躺在了臥室的小沙發邊,將就著睡了一夜。

    聽著女孩均勻平靜的呼吸聲,細細的,程述卻整夜無眠。

    胸膛里,怒火燒了一整夜。

    第二天天還沒亮,他便起來了,站在落地窗邊,凝望著窗外驟雨打芭蕉,手里燃著一根煙。

    手底下的人辦事效率很高,給他發來回報,說趙森已經抓到了,問他怎么處理。

    程述眼角肌肉顫了顫,眸子里劃過一絲狠戾之氣。

    他回頭望了望臥室,女孩睡在大床上,清麗的容顏分外安詳,摘下墨鏡,她緊避著雙眼,看起來沒有任何異常。

    可是她的左眼,已經瞎了。

    程述按滅了手里的煙頭,冷冽的殺意籠罩著他,他好幾次都差點說出那個字...

    可是,做了就不能回頭。

    他答應過她,不會再拋下了她。

    拋下過一次,足以令他用接下來的整個余生去痛徹心扉。

    良久,程述淡淡道:“報警!

    趙森所犯下的所有罪行,足以讓他整個余生都在監獄里度過。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北京好的期货配资公司 江苏快三真准 五分快三有公式算吗 阿里股票实时行情 股票融资原理 河北11选五胆拖规则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 排列5玩法及中奖规则 内蒙古自治区11选5 福彩生肖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