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93、我有所念人(終)

    程述帶蘇小棠去了市區最大的醫院進行了全面的身體檢查, 除了有些營養不良以外,身體方面沒有太大的問題。(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她的左眼幾乎已經廢掉了, 醫生說可以安裝義眼, 義眼就跟真的一樣, 絲毫不會影響外觀, 她也不用總是戴著墨鏡。

    程述立刻答應下來,給蘇小棠安裝最好的人工義眼。不過蘇小棠心理方面過不去, 所以即便是安裝了義眼,她也會戴著的單眼的眼罩, 并且總是避開程述的目光。

    療養期間,程述絕大部分時間都會在家里陪著她, 兩個人沒有事情做, 坐在沙發上大眼瞪小眼。程述便盯著她看, 也不知道看什么, 嘴角不自覺地微微上揚, 沖她笑。

    蘇小棠挺不好意思, 抓著抱枕砸他:“你看什么看!

    “我覺得你現在的樣子挺酷,像海盜船長!

    蘇小棠知道自己有殘缺, 她稍稍垂首,背過身去不再讓他看見。

    程述從后面抱住她,撩開她柔軟的發絲,在她單薄的后頸項印下一記淺吻——

    “我給你聯系了一所學校,你先念著,念到高中畢業, 然后再看是想考大學,還是去美國,只要你以后能開心些,述哥怎樣都會滿足你!

    蘇小棠轉過身,第一次抬起眼眸正視這個男人。

    這一年他仿佛成長了很多,眼底蓄積著如墨一般化不開的深邃。蘇小棠能夠想象,這一年他肯定吃了不少苦頭。

    他還很年輕,鬢間卻沾了些許微霜。

    她伸手,輕輕撫了撫他的發鬢,然后落到他的眉宇、眼眶,然后是薄薄的唇。

    “程述!彼龁局拿,然后輕輕吻了吻他的下頜。

    程述閉了眼睛,任由女孩親吻自己,但他沒有回應,至少,在他認為的她長大以前,他都不會回應她。

    但即便如此,蘇小棠依舊能感受到男人滿腔的柔情蜜意。

    **

    入學手續辦得很順利,江城排行前列的一所重點高中接收了她,在程述以一筆巨額投資用于捐贈學校修建基礎設施。

    蘇小棠已經滿十八歲了,這樣的年齡甚至都應該是高中畢業的年級,可是她才念高一。

    在學校里,蘇小棠看著比那些高一稚氣未脫的小女孩都要成熟些,當然,也更加漂亮許多,無論是身材還是模樣,都已經是徹徹底底長開了。

    她戴著義眼,幾乎沒有人察覺她的左眼有問題。

    程述給她請了保姆,照顧她的衣食起居,甚至還有保鏢接送她上下學。班上的同學都以為蘇小棠是富家小姐,因為每天都有豪車開到校門口接送她上下學。

    不過程述露面的時間不多,他在寂家的地位還未穩固,所以絕大部分時候,他都是在忙公司的事情。

    偶爾蘇小棠也會聽見周圍有人提及,說寂家那位三公子行為放肆,經常出入聲色場合,身邊各色漂亮女人換了一波又一波。

    蘇小棠心底知道程述或許是有苦衷,可是如果讓她真的一點都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

    她知道,他對她更多的只是憐愛和虧欠。

    她這樣的女孩,宛如飄搖風浪里的一艘小船,輕輕一個浪花便能將她粉碎,能夠得到一個像程述這樣的男人終其一生的垂憐。

    她應該滿足,不是嗎。

    程述來私宅總是在深夜里,蘇小棠本來都已經上床睡覺了,聽到樓下有汽車駛入的聲音,她又連忙起床,跑出房間,站在樓梯口轉角的位置望著他。

    “還沒睡?”

    “嗯!

    女孩的聲音輕輕柔柔。

    “我過來看看你!背淌鰮Q了鞋走進屋,坐到沙發邊,揉了揉眼角,看起來很是疲倦。

    “最近學習怎么樣?”

    “數學有些吃力,不過我會努力的!

    程述沉思片刻,說道:“那我再給你請個家庭老師,補一補!

    蘇小棠走近他身邊,卻嗅到一股濃重的酒味,她望向他,他英俊的面頰稍稍染了紅暈。

    “你喝酒了?”

    “嗯!

    “那我去給你倒杯水!

    蘇小棠轉身欲走,程述卻忽然拉住了她的手,將她拉到自己身邊坐下來,攬著她的肩膀,整個將她圈在懷里了。

    女孩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白棉睡裙,白皙纖細的手臂被他溫厚的大掌緊緊地握著,她的整個身子都燥熱了起來。

    “陪我坐會兒!蹦腥寺曇舻痛忌硢。骸白鴷䞍壕托辛!

    于是蘇小棠趴在他的胸膛邊,像小貓咪一樣,乖乖地依偎著他。

    程述淡淡道:“走了個大姐,本來以為可以高枕無憂,沒想到又來了個手段更厲害的小小姐,小小姐已經拿住我的把柄,老子現在真的是...前有狼后有虎,不知道該怎么搞了!

    蘇小棠睜著眼睛望著他,雖然不太能聽懂他是什么意思,不過...她也知道他現在處境可能有些糟糕。

    “小棠,你說我該跟她斗嗎,還是聽她的話,乖乖給她當條狗呢!

    “什么當不當狗的,真難聽!

    程述苦澀地笑了笑:“但事實就是如此,要么制于人,受制于人!

    蘇小棠正要開口說什么,程述卻低頭問她:“你想讓我走的更遠嗎,只要你想,我可以放手一搏,哪怕最后魚死網破...”

    蘇小棠連連搖頭,用力抓著他的手臂:“不,我不想,如果你走得太遠,我就找不到你了!

    程述沉沉地嘆了聲,如果蘇小棠不在身邊,他或許還可以放手一搏,跟寂白較量較量?墒恰磉呉呀浻辛诉@么個纖弱的小女孩,任何風險都應該規避,他或許應該走得更穩一些,哪怕最后得不到想要的,但至少,可以保住她現在的生活。

    他低頭吻了吻小姑娘光潔的額頭,柔聲說:“去睡覺吧,不早了!

    蘇小棠抬頭望了他一眼,手攥緊了他的衣角,良久,她忽然抬頭,親了他的唇一下。

    程述猛地一怔,隨后連忙松開她,往沙發邊上靠了靠。

    “你在做什么?”

    “我...”蘇小棠臉頰泛紅:“不能親你嗎!

    “快去睡覺了!背淌雒嫔纤坪趿髀冻隽藷┰瓴荒椭猓骸靶∑ê!

    “我不是小孩了!”蘇小棠急切地說:“你答應我的,等你回來,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我說的是等你長大以后!

    “我已經長大了!”

    他按住她的小腦袋,搖了搖:“我說你長大,才叫長大!

    蘇小棠眼角滲出了委屈的眼淚,可是她卻不敢跟他鬧,她現在的一切都是他給的,她還能有什么不滿意?

    程述用衣袖給她擦了眼淚,笑著說:“難怪成績不好,整天腦子里都想著怎么談戀愛了是吧!

    她置氣說:“年輕小姑娘,就想著談戀愛,怎么了!”

    程述臉上笑意更甚:“行,等再過兩年,你再長大些,我這邊情況穩了,再考慮這些事,好不好?”

    蘇小棠不敢說不好,只能悶不吭聲地回了房間。

    那日,有朋友約她去逛街,中途程述給她打了電話,問她為什么還沒有回家。

    電話里,蘇小棠聽著程述那邊的聲音似乎很嘈雜,但也很熟悉,應該是在夜總會一類的地方。

    她料想是保姆給他打了電話,說自己放學之后沒回家。

    蘇小棠忐忑地解釋道:“述哥,我和朋友去逛街了!

    程述怔了怔,這是第一次小姑娘和同學約著出去玩,心情有些激動。

    看著她一天天從過去的陰霾中走出來,慢慢開始過上正常女孩的生活,程述覺得,所有的努力都是有希望的。

    “卡帶了嗎?”

    “帶了!

    “喜歡什么就買,和朋友們逛街,試試衣服裙子,我沒時間帶你,你要自己買!

    “嗯,我知道的!

    掛掉電話之后沒多久,程述手機里便收到了付款消費的短信通知,小丫頭倒是沒有買衣服,反而是去肯德基吃炸雞了。

    他有些無奈,又給她發短信,提醒她吃炸雞不健康。

    絕大部分時候,程述在她面前都是扮演著父親的角色,管著她的生活,也管著她的學習,雖然不;丶,不過絲毫沒有放松對她的看管。

    蘇小棠和班上同學逛完街,還能趕上最后一班公交回家,送走了同學以后,她站在公交站前等車,對面是盛唐夜總會。

    蘇小棠正準備給程述打電話,說自己要回家了,卻沒想到就在這時,邊上盛唐夜總會出來幾個男人,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寂總,這么早就要回去了?”

    “白總交待了事情要去辦!

    幾個穿西裝的男人簇擁著程述,巴結地說:“現在寂總成了白總身邊的紅人了,也要幫我們多美言幾句啊!

    程述嘴角挑起一抹冷笑:“相信我,你讓我幫你美言幾句,永遠只會起到反作用!

    男人們哈哈大笑,說寂總真是幽默。

    有身材婀娜的女人走出來,撫著程述的胸膛,抬頭親吻他,程述別開了嘴,只讓她親到了側臉:“寂總,下次再來啊!

    “下次來,就不會這樣輕易放過你了!背淌雠牧伺呐说难,轉身離開。

    女人故意嗔怒道:“誰不知道花花公子寂大少爺,每次來換一個女人,比楚留香還多情呢,下次來你都不記得我是誰了吧!

    周圍的男人都笑了起來,這位寂三少爺身邊還真沒有常跟的女人,全都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落得個花叢浪蕩子的名頭,讓女人又愛又恨。

    蘇小棠躲在公交站的站牌后面,聽著他們的玩笑,感覺心臟都快要抽搐了。

    這時候公交車駛來,蘇小棠趕緊跑上公交車,坐到了車廂的最后排,眼淚止不住地掉下來。

    雖然明明知道這是在逢場作戲,他必須要讓所有人都以為他就是個廢物,除了喝酒和玩女人,什么都不會,這樣才會讓他們卸下防備。

    但是蘇小棠就是好難過,控制不住地抹眼淚,控制不住自己一遍遍去回想方才的場景。

    程述晚上回到私宅,見小丫頭沒有下樓來接他,有些反常。

    他走到她的房間門口,房間沒有鎖,她一個人抱著膝蓋坐在床邊,背對著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述敲敲房門:“哎,我回來了!

    蘇小棠沒有理他,連頭都沒抬。

    程述走到她身邊,蹲下身,將她的臉托起來:“我說,我回來了!

    “我還沒有兩個眼睛都瞎!

    小姑娘移開視線,不看他。

    “怎么,今天炸雞沒吃夠,又改吃火.藥了?”

    蘇小棠嗅到他身上濃郁的脂粉味,皺眉:“你太惡心了!

    他拍了拍她的后腦勺:“好好說話!

    “你身上的女人脂粉味,熏死我了!”小丫頭語氣有些上火:“不要碰我!

    程述微微一怔,立刻松開了她,沉著臉一言不發地去浴室,很快,于是傳來水流聲。

    蘇小棠又后悔又難過,兀自抹了抹眼淚,然后用被子將自己厚厚地包裹了起來,臉埋進枕頭里。

    她知道自己不該這樣,這太任性了。

    她沒有資格在他面前任性,她現在所有的一切都來自于這個男人的善良和憐憫,她有什么資格在他面前鬧脾氣,而且還是明知他身不由己的情況。

    ……

    程述這個澡洗了四十多分鐘,出來的時候臉都被熱霧暈紅了。

    蘇小棠已經睡覺了,程述在她的門邊站了會兒,然后輕輕關上了燈。

    “對不起!彼曇衾飵Я藵庵氐谋且簦骸拔也辉撃菢诱f!

    程述寬容地笑了笑:“小屁孩也有炸毛的時候,快睡吧!

    蘇小棠剛剛轉過身,程述卻已經替她關上了房門,留她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房間里。

    夜深,程述回了自己房間,倒床便睡著了,他每天要應付太多人太多事,實在是太累了。

    迷迷糊糊間,感覺一具柔軟的身體鉆進了他的被窩里,從后面貼著他,小手也從腰間伸到了他的腹部,輕輕地捧著。

    程述意識很沉,明知哪里不對勁,但他實在是不想睜眼了,就這樣睡吧。

    他睡覺從來不安穩,迷迷糊糊一個轉身,便將小姑娘直接壓在了身下。

    蘇小棠醒過來,感覺呼吸都不順暢了,男人整個身體都壓著她,她像個寄居蟹似的,死命從他肩膀下爬出來,大口呼吸。

    程述察覺到身下不對勁,慢慢睜開了眼睛。

    借著熹微的晨光,他和小丫頭四目相對。

    他猛地驚醒,連忙往后退了退,坐起身來:“你在這里干什么!”

    “跟你睡啊!碧K小棠躺在松軟大床上伸了個懶腰:“你真行,弄得我腰酸背痛的!

    程述:……

    小丫頭片子萎靡了這么幾個月,現在又活潑了是吧。

    “誰讓你隨便進我的房間!彼嗔巳嗄X袋,指著門無奈道:“出去!

    她抱著軟軟的鴨絨枕不撒手,程述匆匆給自己穿上褲子:“行,那我去你房間睡!

    蘇小棠連忙攥住他的衣角,嘟噥說:“你跟別的女人睡,就很開心是吧!

    “我什么時候跟別的女人...”

    程述話說一般,頓住了,睨她一眼,見她這滿臉委屈相。不用說,他也能夠猜到,這女孩是聽到了外面的流言。

    寂家三公子可沒什么好名聲。

    但是他覺得,別人不了解真相,但蘇小棠應該相信他的人品,畢竟...他們是患難與共的交情。

    “我沒有跟別的女人,一個都沒有!

    “騙人,你每天晚上換一個女人,胃口這么大還說沒有!”

    “如果不經常換,別人早該說老子不行了,懂不懂,傻子!

    蘇小棠眨眨眼睛,有些不確信:“你沒騙我哦?”

    程述也沒有睡意了,坐到她身邊,耐心地解釋道:“我跟你講過了,我既然跟了寂二小姐,就得為她充當耳目,鏟除障礙!

    蘇小棠抿抿唇,終于點了點頭,抬頭看著他:“程述,你到底喜不喜歡我?”

    “說什么廢話!

    她伸手撫住了他的臉:“喜歡一個人的話,為什么不會想要親親她呢!

    程述無奈笑了笑,低頭吻了吻她的臉頰,蘇小棠側過臉,吻住了他的唇。程述睜開眼,看到小姑娘捧住了他的臉,含著他的下唇,認真地吮吸著,帶了點稚嫩和青澀。

    程述腦子里有什么東西炸開了,他閉上了眼睛,開始熱切地回吻她,挑逗她,小姑娘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嗚嗚地推開了他,羞得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將臉埋進了枕頭里:“誰...誰讓你那樣的!

    男人都是壞東西啊。

    程述笑了笑,從后面抱住了她,將臉埋進了她烏黑的發絲里,輕輕地呼吸著。

    “小棠,你要好好念書,將來有出息,知道嗎?”

    蘇小棠悶悶地回應:“怎么,你還想找個高學歷女朋友嗎?”

    程述捏了捏她的耳朵,柔聲道:“你述哥小時候最羨慕那些能夠背起書包去上學的小孩了,我沒機會,但是我想讓你好好念書,去美國念最好大學,見見世面!

    蘇小棠轉過身,望著他漆黑的眼睛,笑說:“你不怕我去了美國,交往了又高又帥的男朋友,就再也不理你啦!

    程述鉗住她的下頜,沉聲道:“有這個膽子,你就去浪,等回來老子不打斷你的腿!

    ……

    蘇小棠知道自己是在圓程述的一個夢,所以她學習起來分外努力。雖然同學們都在抱怨學習辛苦,不過真正吃過苦頭的人會明白,比起世道的艱難,在學校里這點辛苦真的是不算什么。

    兩年后,蘇小棠拿到了美國一所常春藤高校的offer,程述特意辦了簽證,親自送她去美國,給她整理宿舍,置辦生活物品,購買價格昂貴的課本。

    蘇小棠本碩連讀,一走七年,程述等了她七年。

    等她學成歸來之后,他親自在機場迎接她。

    小姑娘早就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青澀稚嫩的模樣了,現在的她變得大方而優雅,走在人群中都禁不住閃閃發光。

    程述的眸子里也有了光,仿佛看到了夜空中最璀璨的小星星。

    初見程述的時候,蘇小棠還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小跑著走過去,卻在他面前幾米處停了下來。

    程述正值男人的黃金年齡,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子霸道總裁的成熟氣質。

    蘇小棠看著面前這個英俊帥氣的男人,臉頰微微泛了紅,挪著步子走到他面前,還沒開口,程述徑直錯開了她,像是沒認出來似的。

    蘇小棠傻了,拖著巨大的箱子走到他面前,伸手晃了晃他的眼睛:“哎,你在等我嗎?”

    程述垂下眸子,睨她:“我等我未婚妻,你是嗎?”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哎!

    程述從包里摸出一枚絲絨的小盒子,打開,里面有一枚碩大的鉆戒。

    “不知道的話,不如...戴上試試?”

    ……

    寂家三少爺的婚禮由寂白為他們操辦,三少爺說他只有一個要求,有多少錢,就砸多少錢。

    那場盛大而奢華的世紀婚禮,幾乎驚動了整個江城。

    因為往后的每一天,或許都是平凡與普通,所以程述要將生命中最繁華的時刻,送給他的新娘。

    蘇小棠時常會想起初見他的第一天。

    那天她戴著墨鏡,整個世界都是黑白與灰色。后來,那個男人在她的世界里投下一抹善良。

    于是當她再抬頭望天,夕陽的余暉之下,天空變成了粉紅色。

    路過的風,都變得溫柔了。

    ————番外完————

    作者有話要說:  至此,所有內容全部完結。

    如果覺得還不錯的話,全文訂閱的小伙伴在評分頁面幫火火攢個五星好評吧-3-

    本文參加“我和晉江有個約會活動”入圍投票,投票方式:

    百度搜索“晉江”,進入晉江wap頁面,首頁就有“我和晉江有個約會”,戳進去為火火投下珍貴的一票。跪謝!

    《在兇悍的他身上撒個野》6.14開文,微博【作者春風榴火】有第一章試讀,感興趣可以來看看-3-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山东11选5前二遗漏怎么选 排列3跨度振幅走势图 山西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普通家庭如何理财 同花顺炒股软件官网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浙江6+1走势图彩经网 中石油股票走势分析 福彩p6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