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22 你并沒有白做功夫

    現在洋洋丟了,顧小玨又是和卿一一在一起,那羅楠為什么會讓顧小玨被抓?顧小玨又為什么和卿一一攪和在一起?

    放心,只要這件事情過去,顧鈺回過神來,他跟羅楠之間保管能起嫌隙。(看啦又看小說網)

    所以文靜也不必給顧鈺什么好顏色,見得顧鈺過來,半分眼神都不給他。

    自然,顧鈺也不需要文靜給他什么顏色,他跟卿溪然的帳還沒算好呢,現在卿溪然冒泡了,自然要把卿溪然留下來,等把孩子救出來,兩個人再慢慢的算這筆賬。

    在顧鈺帶人過來之際,卿溪然側頭,沖文靜微微點了下頭,文靜和申小曼便轉身上了房車,暗恙靜立在卿溪然身邊,暗恙帶著一大堆人,站在卿溪然背后。

    “怎么,耍了我一通,現在拍拍屁股想走?”

    顧鈺的臉上在笑,看著卿溪然的眼神格外放肆,他對卿溪然的心思已經很明顯了,卿溪然今天不能走,他女兒要是找不回來,卿溪然就得負責給他重新生個,才能解了他這心頭的憤恨。

    只是,就在顧鈺靠近卿溪然,要來抓她之際,暗恙上前一步,手里突然拿出了一把槍,槍口直接戳到了顧鈺的腦門兒上,冷聲道:

    “退后!

    “你什么東西?也敢命令我?”

    顧鈺沒料到卿溪然的身邊,這男人身手這么快,突然就能拿出來一把槍,他沒退后,但腦門兒被人用槍戳著,也沒法兒上前。

    此時,顧鈺身后的手下往前一步,想以勢壓人,曲陽身后的手下也往前走了一步,雙方呈現了一個僵持的局勢。

    卿溪然淡聲上前,就站在暗恙的身邊,一臉冷漠的看著顧鈺,道:

    “你盡管叫囂,看看能不能把你家顧小玨給叫回來!

    又道:“有事說事,沒事各找各的娃,各走各的路!

    “你不需要我幫你找孩子了?”

    被暗恙用槍指著的顧鈺,看著卿溪然是一臉的譏笑,又問道:

    “還是你的毛哥已經不中用了,你跟我在這兒玩欲擒故縱呢?”

    “我欲擒故縱你媽!”

    站在卿溪然背后曲陽,氣得要爆炸了,指著顧鈺就怒道:

    “對卿小姐放尊重點兒,你什么玩意兒?”

    顧鈺背后的人一見曲陽上前,便也上前,掏出槍來指著曲陽和暗恙,怒道:

    “曲陽,給你臉你還真不要臉了?卿溪然什么貨色,一個二手貨,我們隊長看上她是她的福氣!”

    “找死吧,那誰,卿溪然的姘頭?把槍放下!”

    見顧鈺背后的人都掏槍了,曲陽背后的人也紛紛拿出了刀來,他們平日里在末世前大多都只是普通人,并沒有那么門路,在末世后擁有熱兵器。

    緒佑那兒的熱兵器倒是多,但打變異怪都不夠,沒有多余的槍支彈藥,給卿溪然身邊的人,人手配備一把。

    但輸陣不輸人,曲陽背后的人,叫罵得比顧鈺背后的人還熱鬧,

    “我草顧鈺,你不要臉到極致了,自己都不知道玩兒過幾個女人了,還有臉在這里強人所難?”

    “誰敢開槍,我即刻殺了顧鈺!”

    暗恙厲聲一喝,眼眸中正氣浩然,擋在卿溪然面前,手中的槍往前松了松,戳著顧鈺的腦門兒生疼。

    大家明明都是一身的狼狽了,現在每個人的處境都是這樣的糟糕,奔波了一天,打殺了一天,如今站在西區的地盤兒上,眼看就要打了起來。

    氣氛劍拔弩張,又聽得顧鈺頂著暗恙的槍口,問卿溪然,

    “剛才那西區隊長說的地址,你都還沒聽完呢,你就不想知道你女兒被他送去了哪里?”

    “我已經知道了!

    站在暗恙的身后,默默看著顧鈺的卿溪然,開口,冷靜道:

    “你想讓我留下來,陪你去找你女兒顧小玨?”

    她大概分析出了顧鈺現在什么心理,應該是一直以來的,得不到所以特別想要,在以為自己對卿溪然能夠很輕易得手的時候,結果卻被卿溪然給擺了一道,顧鈺能服這個氣才有鬼了。

    因為咽不下這口氣,加上一直以來的不能得手,所以顧鈺現在絕不可能放她離開。

    見顧鈺不說話,一副“你才對了”的模樣,卿溪然便是微微蹙眉,又問,

    “顧鈺,你也知道現在顧小玨和卿一一已經被分開送往兩個地方了,我陪你去找你女兒顧小玨了,我自己的女兒怎么辦?”

    “我找到了小玨,自然會幫你去找你女兒!

    顧鈺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槍口下的眼眸亂轉,尋找著暗恙的突破口。

    卻聽得卿溪然說道:

    “可我想先找到我自己的女兒,并不想陪你先去找顧小玨,為人父母的,都有私心,你讓我留下,我們的目標不同,我如何留?最后都不過是強人所難,何必呢?”

    “所以我就讓你白耍了?”

    顧鈺看回卿溪然,越看越不甘心,他在南區殺了那么多的人,僅僅只是因為她的一句話讓他去救陳建鵬才能找回女兒,可是陳建鵬他給她救出來了,結果呢?她竟然是在騙他!

    她若求他幫她救女兒,表現得乖巧聽話一些,,他未必不會幫她救女兒,但她竟然浪費他這么多的時間,讓他在南區死了無數人頭,還耽擱了顧小玨的最佳救援時間,簡直不能原諒。

    “你并沒有白做功夫!

    事到如今,卿溪然也不藏著掖著了,星月交輝的夜空下,她看著顧鈺,直言,

    “顧隊長想必也知道如今自己多招人人恨了,如果不是因為你大動干戈,親自帶隊去南區干一架,穆峰亮集團怎么會被驚動?顧小玨和卿一一如何才有下落?雖然這下落在敵方手里,但總比下落不明要好!

    “你!”

    聞言,顧鈺瞠目結舌,指著卿溪然只說了一個字,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他和在場所有人,被卿溪然這新奇的思路給驚呆了,她繞了這么大一個圈子,竟是要把顧小玨和卿一一失蹤的消息,搞得人盡皆知嗎?

    按照她的思路,這倆孩子有下落,比下落不明來的好,因此,她故意泄漏的消息?

    不,她不僅故意泄漏了顧小玨和卿一一丟了的消息,她還卸掉了西區的安檢力量,她這方,甚至一個人頭都沒掉,就讓駐防這么順理成章的進了城!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