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合理敗家6

    “老爺,有什么事好好說,何必生那么大氣呢。(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林湘繡在一旁想攔又不敢攔,她也沒想到自己的兒子膽子那么大,居然敢在這個當頭去戲園子里聽戲,還出了這樣的大風頭,恐怕今天過后,整個簡家都要成為這四九城里的最大談資了。

    “老爺生氣那也是當然的!

    開口的是站在簡老爺子身后一個穿著褐色旗袍的女人,對方看上去也就三四十歲的樣子,打扮卻格外守舊,旗袍的開衩只到小腿肚不說,袖子管把整條胳膊遮蓋的嚴嚴實實,半點沒體現出旗袍該有的韻味。

    此時女人臉上不著半點脂粉,眼下也一片青黑的暗沉,無名透露著些許刻薄,因為她那張板正的臉,一時間倒比林湘繡更像是正室大婦。

    開口說話的這個女人,正是府上的三姨太,這些年養尊處優的生活,讓她的身上絲毫不見曾經作為丫鬟的卑微和怯弱。

    這段日子,三姨娘恐怕是簡家最難熬的人了。

    仗著曾經是原配夫人的大丫鬟,并且是原配大婦主動開臉抬做姨娘的情份,三姨娘在大少爺跟前頗有臉面,在簡家對下人眼中,她甚至比林湘繡更有地位,因為大家心里都清楚,簡家早完是簡東來這個大少爺當家作主,到了那個時候,林湘繡這個沒甚感情的繼母和那個混賬的弟弟,又算什么人物呢,倒不如三姨太,仗著往日的情份,還能在簡家安享晚年。

    為此,即便是在林湘繡這個正室大婦跟前,三姨娘是毫不卑怯的,甚至仗著老資歷,在后院里讓林湘繡吃過好些悶虧,現在簡東來失蹤,等于是把三姨娘往日的所有底氣都給帶走了,她明白,自己和繼室夫人早已經沒了緩和的余地,因此這會兒就跟發了瘋似的,什么都不管不顧了,只想從林湘繡母子倆身上狠狠咬下一塊肉來。

    簡西去戲園聽戲的事恰好給了三姨娘一個發作的機會,她想要老爺子看清楚,自己的這個小兒子到底是怎樣一個冷情冷肺的玩意兒,這簡家的家業要是落在簡西手中,恐怕他們這些人,都不得善終,簡家也早晚會被這個敗家子敗得干干凈凈。

    說完這句話,三姨娘隱晦地給了站在后頭,不顯山不露水的二姨太一個眼神,在從對方的眼底看到一絲滿意的表情后,三姨太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她之所以這般不管不顧地針對簡西,也不單單只是因為絕望下的瘋狂。

    “我倒想問問二少爺,在你親大哥失蹤的當頭,到底是抱著什么樣的心情去戲園子里聽曲兒的,難道大少爺在你心里的地位,還比不過那孟小平的一場戲嗎,二少爺心中,把手足情深當什么了?虧的大少爺在家時時時刻刻惦念著你這個弟弟,還時常在老爺面前說你的好話!

    三姨娘一聲聲悲切的質問,讓在場眾人都紅了眼眶,至于多少是發自內心的緬懷那位生死未卜的大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來人,請家法!

    或許是三姨娘的話觸動了簡老爺子,他深深地看了眼那個高昂著腦袋,好像依舊不知道錯在何處的兒子,用極緩又極其沉重的聲調說道。

    “老爺,還沒聽孩子解釋呢,西哥兒身子骨弱,怎么承受得了家法呢!

    林湘繡就跟護崽的老母雞那樣擋在了自己兒子面前,簡家的家法可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更別提簡西這樣從小養尊處優的公子哥了。

    “林氏,你給我讓開,他會變成今天這樣,離不開你的縱容!

    簡琨臣一臉悲痛得說道,臉頰兩側的肥肉都跟著顫動。

    在簡老爺子和繼室之間,下人當然更聽老爺子的話,沒多久,下人就帶著那根供在簡家祠堂的家法棍過來了。

    大約一尺長,嬰兒手腕粗細的木棍,上面留有許許多多的陳舊痕跡,也不知道是打了多少人后留下的,簡老爺子握住棍子的手柄,厲色看著護著兒子的繼夫人。

    “老爺,老爺!

    林湘繡滿目哀求,見簡老爺子態度堅決,又扭過頭看向了自己的混賬兒子。

    “我是怎么教你的,讓你乖乖的呆在家里,你怎么就跑去戲園子里聽戲去了,娘知道你心大,總覺得你大哥平安無事所以不曾擔心,可旁人不見得這么想啊,你快告訴你爹,你知道錯了,快跟你爹道歉!

    林湘繡狠狠地拍打著兒子的背,按著他的腦袋讓他和老爺子服軟。

    “不就是看場戲嗎,有什么大不了的!

    簡西環顧了一圈,看著那些或痛恨,或淡漠,抑或是看好戲似的期待的目光,默默收回眼神,在簡老爺子的高氣壓下,還十分自在地拿下了自己頭上的那頂禮帽,好像現在這樣緊張的氛圍不是他引起的一般。

    “你大哥至今生死未卜!

    簡琨臣盯著自己這個不上進的兒子,眼神凌厲又威嚴,可偏偏在他這樣的目光注視下,簡西的眼神依舊沒有絲毫閃爍。

    倒是個有膽識的!

    簡琨臣在心中不由感嘆了一句,以前他倒是沒有發現這個兒子有這樣的本事,只可惜一想到這個小兒子曾經干出的那些混賬事,心中剛產生的那一絲贊賞,立刻煙消云散了。

    “只是找不到人而已,活要見人,死要見尸,現在還沒見到大哥的尸體,大家干什么做出一副死氣沉沉的模樣,這不是半點都不盼著我大哥好嗎!

    簡西半點沒有道歉的意思,反而吊兒郎當地說著自己的歪理,“我每天聽曲兒看戲,那也是為了給這個家增添一些喜意,沒準過不了幾天,我大哥就全須全尾的回來了!

    明明是那樣這張清俊的面孔,在這樣自得的表情下,平白讓人覺得厭惡。

    簡西聽到腦海內不斷提示上漲的人渣值,只能苦笑,誰讓原身的人設就是這樣,即便要改變,也不能來的太突然了。

    “呵,照你的說法,我們還不如你關心你大哥了!

    簡琨臣都被氣笑了,看著這個冷情冷肺的兒子,心中痛惜之余,更覺得自己之前的決定或許是對的。

    “來人,給我按住他!

    幾個強壯的家丁一擁而上,林湘繡和她的幾個丫鬟也被健壯的仆婦扯到了一邊。

    “爹,你這是干什么,爹,我的身子骨弱地緊,你可別亂來啊!

    簡西扯著嗓子叫到。

    “砰——”

    簡琨臣絲毫不留情面,繃著臉,手中的棍子重重打在了簡西的臀部,這位身子骨弱的公子哥兒頓時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哀嚎聲。

    “爹,大哥要是回不來,我可是你唯一的兒子了,你真想打死我不成?”

    簡西疼的哇哇叫,終究是怕了這棍邢,不再狡辯,轉而威脅起了親爹。

    “哼,我沒了你這個不孝子,至少還有兩個女兒,大不了,我就讓你的姐姐妹妹替簡家招一個女婿!

    簡琨臣話音一落,周遭的人都變了臉色,生有兩個女兒,一直覺得地位不穩的二姨太更是假借用手帕擦拭眼淚的動作,擋住了眼中的異彩。

    “爹,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誒呦喂,娘,爹要打死我了,你快救救我吧!

    簡西痛的眼淚鼻涕齊流,更是沒了剛剛那打扮精致的斯文。

    簡琨臣對于這些求饒的聲音充耳不聞,用了揍了他二十棍,累地本就肥壯行動不便的自己氣喘吁吁。

    作為一個精通人體穴位和骨骼脈絡的大夫,簡琨成下手當然也是有分寸的,看著兒子臀部位置的大褂已經滲出深色的血痕也不曾驚慌,他知道,這樣程度的傷,頂多也就是皮外傷罷了,不至于傷筋動骨。

    “讓二少爺去祠堂跪著,沒有我的吩咐,誰也不準給他送飯,更不準給他上藥!

    簡琨臣喘著氣將手中的棍子放到托盤上,環視了一圈,盯著林氏的目光格外悠長,這番話,主要也是說給林湘繡聽的。

    “誰要是違背我的命令,那就給二少爺作伴去吧!

    “哼!”

    說完這句話,簡琨成讓冬菊攙扶住自己,往屋內走去。

    “可憐見的,二少這次是真的觸怒老爺了,夫人以后也該多多管教了!

    二姨太走到幾乎昏厥的林氏身邊,假慈悲地說了一句,臨走時,她頗為遲疑地看了眼簡老爺子離去的背影。

    以前老爺子從來不曾對二少爺下過這樣的狠手,二姨太隱約猜到了老爺子的想法,他是怕平庸的大兒子壓制不住一個過于出色的弟弟,偏偏大少爺背后還有強勢的外家,兄弟鬩墻,對于簡家并不是什么好事,再說了,以簡家的富貴,也足以讓二少爺做一輩子的富貴閑人了,所以干脆從小不刻意管教這個兒子。

    或許是因為大少爺出了意外,老爺子終于狠下心,決定好好教育這個兒子,將他掰正了。

    可哪有這樣的好事呢,二姨太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痕,笑的有些諷刺。

    他們家老爺啊,古板,守舊,總是堅持著他的那些大道理,現在他肯下狠手管教這個兒子,可見剛剛那一番讓女兒招贅婿的話也只是氣話,在他眼中,恐怕只有兒子才是簡家的延續罷了。

    可那些氣話,她當真了!

    二姨娘用余光看了眼那個快哭昏過去的林氏,帶著意味不明的笑容緩緩離開。

    ******

    深夜,祠堂的大門吱吖一聲打開,一道矮胖的身影走進了祠堂。

    簡家的祠堂地面鋪設著上好的青石磚,夏天都無比涼快,更別提秋天的深夜,穿著厚實,都能感受到刺骨的陰涼。

    簡西晚上挨了一頓打,也不敢立馬用系統商城里能買到的傷藥治好自己,只能硬熬著,好在他的意志力非同一般,這會兒居然還能保持意志清醒。

    他假裝沒有聽到那聲響動,只是趴在祠堂的墊子上裝暈。

    來人先是用手探了探他的額頭,接著開始脫他的褲子,沒一會兒,簡西就感覺到自己臀部傳來的清涼刺痛,他一時沒繃住,嘶了一聲。

    “哼!

    身后那人的動作頓了頓,下一秒,上藥的動作更重了,似乎就是想要他更清楚疼痛的滋味。

    “爹,我不想去外國留學,所以我從船上逃了下來,可外頭的人都說,是我用自己的小廝代替了我自己坐上了出國的船,我想知道,上船的,到底是哪個小廝!

    寂靜的祠堂內,再輕的聲音都顯得格外響亮。

    “大哥他,真的失蹤了嗎?”

    簡西輕嘆了一聲,沒了白日的荒唐,在他扭過頭和來人對視時,眼神無比清明。

    作者有話要說:  我二伯昨天做完手術,很成功,因為發現的早,還是早期,醫生說如果預后好,對壽命可能沒有太大影響,這告訴我們按時體檢對重要性,我外婆檢查出來對時候已經是中晚期了,以后沒一年還是應該去做一個詳細些對體檢,單位做的那些體檢很多都檢查不到。

    這段時間應該會日更或是隔日更

    感謝在2019-12-1622:22:51~2019-12-1821:39:0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生姜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夕寂、喜歡晴天盼下雨、最光陰、水e清淺、方俊生、言玥茹、step、24051755、心、小九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鳳尾星蘿、迦齡50瓶;suuny辰子38瓶;896281332、靈致女子30瓶;喜歡晴天盼下雨、尛宇attraversiamo.、小九、樓里樓外、28420226、戚若思、五十弦、阿雅、毓筠笙歌20瓶;爵爺15瓶;洛洛細雨12瓶;絕思、哆哆、王甜甜的小魚呀!、舊情書、在宮斗劇中活不過兩集、貓娘、一直都在、qianqiant、蘇家喬五妹10瓶;喜歡笑的我6瓶;阿也也也也也、李家輯安、一度是曾經、饞嘴的貓、夕寂、at5瓶;冰2瓶;24051755、阿九會瘦的、頤頤、魚非魚、手冢該隱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股票图中的均线和k 二六三股票行情 期货配资列入刑法了吗 贵州十一选五直选遗漏 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好彩1走势图 七乐彩定胆技巧 江西11选5几点开奖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图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