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不得不賣

    銀光普照!

    在銀光包籠罩下,郭淡猶如財神爺一般,散發著光輝。(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圣。

    城門前是一片鴉雀無聲。

    他們可都是第一回見到這么多銀子,這里少說也有三十萬兩。

    這可就等于衛輝府一年的稅收啊。

    不少百姓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來。

    真是不怕人耍橫,就怕人說到做到。

    “怎么樣?”

    郭淡微笑的看著薛老頭等人,道:“這里的銀子買下你們糧倉的糧食,那應該是綽綽有余吧!

    梁馗皺眉不語,真是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光這幾十車銀子,郭淡要說他們都是窮人,好像也不為過。

    薛老頭眼眸一轉,道:“那可不一定!

    郭淡哦了一聲:“你們有這么多糧食嗎?”

    薛老頭擺擺手,笑道:“你是牙商,應該知道這物以稀為貴,如今衛輝府可都少糧食,這糧食的價格自然得上漲,你這錢雖然不少,但也不見得能夠買多少去!

    郭淡面色一變,激動的嚷嚷道:“喂喂喂,前輩,你...你這是耍賴呀,你若一粒米賣一兩銀子,那誰來也買不起!”

    薛老頭見郭淡急了,不禁笑了,撫須道:“這怎么是耍賴,你們牙商不也經常倒買倒賣,如今這情況,這糧食漲價那也是很正常的!

    郭淡道:“你若防止我倒買倒賣,那我倒也認,可我這是買來救濟百姓的,我還以為你能夠便宜一些賣給我!

    “便宜一點?”

    薛老頭哼道:“你這真是癡心妄想,你.....!

    “薛兄!

    梁馗突然喝得一聲,又低聲道:“別亂說,莫要中了他的詭計!

    薛老頭微微一愣,忽覺如芒在背,左右一看,只見周邊百姓目露兇光的看著他,一道道如利劍的目光,不禁令他是噤若寒蟬,心中是暗自叫苦。

    毫不夸張的說,如今百姓真是恨不得吃薛老頭的肉,喝他的血,人家郭淡一個外地人,尚且能夠拿出這么多錢來買糧食幫助他們,而你們這些名門望族,平時受盡我們的尊重,卻還想趁火打劫,虧你們還說郭淡不好。

    這真是高下立判。

    事實勝于雄辯。

    如果說方才郭淡只是用錢,來博得大家的一時歡迎,那么此時此刻,百姓是真的發自內心的擁護郭淡,歡迎郭淡。

    這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一切對郭淡的誤會都將解除。

    誰若再罵郭淡,那絕對是奸佞小人,別有用心。

    “你小子陰我!

    恍然大悟的薛老頭指著郭淡怒罵道。

    郭淡一臉冤枉道:“這也算陰,那你也拿幾十萬兩來陰我,我無所謂的!

    徐繼榮嘻嘻道:“還有我,還有我,也來陰陰我唄!

    “你......!

    薛老頭氣得渾身發顫。

    其余人也是又怒又怕,敢怒不敢言!

    他們真是萬萬沒有想到,郭淡這一上來就跟他們比錢多,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這不是常規流程。

    但了解郭淡的人,都知道這是他慣用的招數,你不管跟他談什么事,他總是會想盡各種辦法,將這事繞到錢上面去,然后再來解決問題。

    梁馗伸手攔住薛老頭,又向郭淡拱手道:“這里不是談話的地方,若你不嫌寒舍簡陋,不妨去寒舍慢慢商談!

    這頭回接觸,他已經知道郭淡絕非泛泛之輩,并且是有備而來,不能麻痹大意。

    郭淡拱手笑道:“那就打擾了!

    “請!

    “請!

    一行人又轉道梁家大院。

    來到大院內,那梁馗頓時一派家主作風,向郭淡道:“不得不承認,這回我還真是看走了眼,以至于讓你小子得逞了!

    郭淡笑吟吟道:“也許你現在也只是看到冰山一角而已!

    真是大言不慚。

    不少人氣得是吹胡子瞪眼。

    “是嗎?”

    梁馗笑道:“那不知我梁某人能否有幸看到閣下的廬山真貌!

    “當然!

    郭淡一笑,又伸手一引,道:“各位請坐,且聽我慢慢道來!

    “我等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可說的!

    大家紛紛入座,可剛剛坐下,他們突然醒悟過來,這里不是梁家么,怎么控場的是郭淡。

    這尼瑪是要宣兵奪主!

    不禁又是面露尷尬。

    郭淡站在中間,目光一掃,笑道:“我不用問,也知道大家為什么百般阻止我郭淡來此接管衛輝府,因為就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郭淡是一個商人,僅此而已!

    薛老頭道:“這一點足以,你一個商人憑什么接管衛輝府,倘若商人都能管理衛輝府,那豈不是誰人都可以?”

    郭淡笑道:“可不是人人都能夠拿出幾十萬兩來!

    薛老頭哼道:“有錢就了不起么?”

    “我不知道有錢是不是了不起,我只知道我來此的目的,就是幫助大家發財!

    郭淡雙手一張,道:“我是一個牙商,我不會管理,更也不會治理,我不懂律法,更不懂政治,我只知道掙錢,只知道帶領大家發財,除此之外,我一概不會。

    但這恰恰就是陛下派我來此的目的,因為陛下知道,沒有錢,沒有糧食,那不管是律法,還是政治,皆是空談。前些天想必已經證明這一點,在衛輝府面臨危機時,不管是你們,還是朝中大臣,首先要求的撥糧食來此賑濟,而不是趕緊派官員前來,因為若不給糧食,我想任何一個官員都不敢來此,故此陛下也是先派我前來,解決糧食問題,然后再考慮其它的事,這不是合情合理嗎?”

    梁馗似笑非笑道:“你這么一說,倒也真是合情合理,不過我很想知道,你如何帶領大家發財?”

    郭淡笑道:“我先說說官府的慣用的方法,首先就是增稅,或者查明是否有誰偷稅漏稅,亦或者要求你們拿出一些糧食來,配合官府接濟百姓,不知我可有說錯?”

    梁馗道:“難道你不是這么做?”

    “我都帶了幾十萬兩來,你認為我會這么做嗎?”郭淡微微一笑,道:“非但如此,我與他們的做法是剛剛相反,我入駐第一件事,就是要免除衛輝府的一切農稅!

    此話一出,這些大地主們皆是震驚不已。

    “你...你說什么,免除農稅?”

    梁馗顫聲道。

    郭淡點點頭道:“不錯,你們若不信,我現在就可以當著大家的面宣布,即日起,免除衛輝府的一切農稅,我有這個權力!

    “.....!”

    大家面面相覷,這才是真正的圣人!

    一旦免除農稅,他們地主是最得利的,也就是他們這些人。

    光憑這一點,他們漸漸覺得,自己可能是誤會了郭淡,這家伙是站在我們一邊的。

    饒是那些官員,也會要他們叫稅的,只是多少的問題,但不管是少多少,也得看你那多少錢出來賄賂,這也是一筆成本。

    而郭淡直接免稅。

    這還講什么。

    梁馗卻是非常冷靜,道:“我想這世上沒有這么便宜的事吧!

    “這算便宜嗎?我想這還不夠吧!

    郭淡道:“農業不同于其它的買賣,因為每年都會長出糧食來,而這么多糧食,你們是肯定吃不完的,而且光吃糧食只是溫飽的基礎,可不是享受,唯有銀子才是永恒的,才能令大家享受生活,我不但免除大家的稅收,同時還花銀子購買你們所有的糧食,將你們吃不完變成銀子!

    梁馗稍一沉吟,道:“我就是喜歡糧食,不喜歡銀子,我們不賣可不可以!

    郭淡笑道:“就買賣的角度而言,你們不賣當然是可以的,但是根據人要吃飯的道理,你們若不賣的話,我是無所謂,只怕百姓會有所謂,到時我怕我控制不住他們!

    梁馗道:“也就是說,你的條件就是我們必須將糧食都得賣給你!

    開什么玩笑,這也算條件,那我還談個屁,你們倒是不賣試試。郭淡搖頭笑道:“這不是我的條件,而是客觀存在的條件,你們要不賣,我當然也不會強買的,我是一個牙商,講究的是你情我愿,賣不賣那是你們的事!

    梁馗哼道:“但是我們不得不賣!這就方才你故意激怒我們的目的!

    薛老頭這才恍然大悟。

    經過方才那么一幕,如今他們還真是騎虎難下,甚至可以說,必須得將糧食賣給郭淡,否則的話,他們的糧食還真的會被那些百姓給搶光的,即便不被搶光,他們將來也難以在衛輝府立足。

    方才那一幕,已經告訴百姓,郭淡是愿意拿錢來購買糧食,幫忙我們的,你們還不肯賣的話,那就是要將我們往絕路上逼!

    要知道他們很多人可都是名門望族,祖上一般都當過大官,要是這名聲臭了,百姓都不聽他們的,那對于他們也是極大的打擊!

    這也是為什么當時梁馗愿意拿糧食出來賑濟,其實就是維護梁家的名聲。

    然而如今,他非常后悔邀請郭淡來梁家大院,如今每個見證人,他變得非常被動。

    郭淡笑道:“我方才就說了,這是客觀存在的條件,就算我不激怒你們,難道你們能不賣嗎?”

    薛老頭眼眸晃動了幾下,道:“那不知道你打算以多少錢來買我們的糧食!

    他心想不賣也得賣,價錢是關鍵,你的價錢給得高,賣也不是不行。

    郭淡道:“我會以每石七錢的價格收購你們的糧食!

    薛老頭激動道:“你這是在做夢吧,幾年錢你若以這個價格收購,那我等皆無話可說,但是如今整個河南道年年莊稼欠收,每石糧食至少都能夠賣一兩!

    一人幫腔道:“原來你是打這主意,這跟讓我們交稅又有什么區別!

    郭淡道:“這天災總是會過去的,你們不能奢望我以特別的時期的價格來收購糧食,一旦豐收,糧價將會降到六錢左右,但是那時候,我還是以八錢的價格收購!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