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十二章:焦慮

    “很抱歉,我并不想要發出什么警告。(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紅鷹盯著那具已經紅的讓人害怕的尸體,的位置,沒有人敢站在那里,原本還有些嬉笑的人群,已經離那個地方遠遠的,被濺到血的人面目惶恐,那種紅色的臭氣,讓他們掩鼻。

    “但是,真的沒有辦法,有時候就是這樣,雖然我的目標根本就不是你們。你們只要幫我交出杰克尼曼就好了,還有寧家少主。長羽楓!奔t鷹搖了搖頭,甩了甩手。

    他加重了后面的話,像是咬牙切齒,故意說給所有人聽的。

    又好像他現在很無聊,前面說的話也是極其認真的。

    “難啊……真是想不到會發展成這樣!遍L羽楓嘆了口氣,有一滴血滴在了他的衣服上,那一點紅在他的身上,在空中搖晃。

    他一走起來,就會如此,那點紅就像是在他身上搖來搖去,跟朵花一樣。

    還是不小心沾到了血。

    “怎么辦?”琳兒看著他身后的紅點。

    他們躲在一個小的地方,在角落的位置,在這里剛好可以看到評委席的動靜,而望向看臺,也能看到小半個觀眾席,正對著飛毯的方向,基本上看不到賽場。

    長羽楓將外套脫掉,有些嘆氣的對著其他兩個人說道:“今天,無論發生了什么,你們都不要亂說話。就像剛剛那樣死人也是,無論怎么樣,如果看到死人不舒服就慢慢的閉上眼睛,不愿意看的在這里數羊睡覺,等下我們轉移陣地的時候,我在叫你們!

    長羽楓也覺得自己說的什么數羊睡覺很不靠譜,又加了一句無論怎么樣也不要覺得驚訝,今天,等,并且從長遠來看,根本就不可能不去關心這種東西。

    他們現在更像是放養的甕中之鱉。給人很奇怪的感覺。但是又說不上哪來的奇怪。

    “他為什么弄成現在這樣子?羽楓哥哥,這不是很奇怪嗎?如果他們要找你,只需要在一個單獨的地方偷襲你就好了。那樣就完全不需要惹上一身的麻煩!绷諆嚎粗L羽楓將那件衣服丟在很遠的地方。

    “很上道,但想的不對。他就是想要鬧大。說是找我,其實是將寧家少主這個人揪出來,現在,我反而覺得他就是來送死的。他們肯定知道要那樣子做才能有機會讓我吃虧,但是這樣,對于他們來說只是在做一件很小的事情,這樣他們就完全沒辦法做到他們此行的目的!遍L羽楓悠哉的趴在那里,隱身粉末,是很低級的東西,只要偵測魔法一掃就會現出原形,所以,他已經布下了一個比較小的防御法陣。

    不大,被人一打就會破的陣法。并且需要自己施法才能啟動,而現在沒有啟動,因為一啟動隱身粉末就會消失。

    目的只是做個干擾。

    “怎么會……他那么強大?一拳就……如果他的目的是羽楓哥哥,那么怎么可能會是來送死的呢?”琳兒不太懂了。

    把人轟死了。

    在那么遠的距離打出的拳風!

    “死了,這個事情才能傳的遠,即使是假死,對外傳播一下,和真死的效果沒區別。他叫紅鷹。是很強大,但是拗不過龍須公和卡夫特。遲早還是要大開殺戒的,并且需要跑的更快才行,應該有人會在外面接應他!遍L羽楓很認真的看著那些有些動搖的觀眾。他們還是不能突然的接受自己的處境。

    “得,又是新名字。你夸我上道是什么意思?是某個地方的方言嗎?還是……現在又是哪跟哪?”琳兒覺得,長羽楓的秘密可太多了。一個又一個的新名字,真是讓人聽著難受。

    “好吧,怎么說呢,這不是心想著回去呢么,不過,現在這個情況很復雜!遍L羽楓看到有人站了出來。應該是準備對抗紅鷹的冒險家。

    不過,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無論是飛鷹隊還是巡邏隊,內務府安排的人都沒有動靜,只是慢慢的看著紅鷹。

    也不知道龍須公是怎么安排的。

    難道,龍須公也希望這件事情鬧大下去嗎?

    “按照他們現在的意思,就是希望我暴露在公眾之下。為了讓這個秘密公之于眾,應該有極大的可能已經在通知帝國的正法司來接人了!遍L羽楓搖著頭。

    他本來覺得紅鷹和洛肯一樣是沖著琳兒和自己來的,但是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樣,紅鷹要找的人,僅僅是自己。

    不,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聲名。

    只要紅鷹公之于眾,自己就必須回到白靈山,白靈山一定會限制自己的出行。

    無論是龍須公,還是大總管,他們心里的鬼,都會致使自己變成那只“鬼”。

    有人想要限制他的出行。

    不,是從很隱晦的地方限制他的活動。在某些人看來是很正常的少主回山,皆大歡喜,其實很大程度上是背后的力在作祟。

    如果自己現在的狀態是游離在公國與帝國的沒有身份的小平民,沒有那么多眼睛在自己身上,那么行動肯定會自由的多,也就有利于做自己的事情,準備未來可能遭遇的戰斗,或者說,現在有人想要把自己拉到臺面上來,暴露在絕對的陽光之下。

    再準確的說,長羽楓做的越多,就越對幕后玩家們不利。他們要的不是一個會在背后做小動作的“游鬼”。

    這樣子一連串的思考下來,自己在溫緹郡的動作,應該也早就一五一十的被別人看在了眼里。

    有人在害怕。

    誰在害怕,又在害怕什么?

    長羽楓看著一臉茫然的琳兒和艾瑞卡。

    “這種東西講是講不完的,有機會再慢慢和你們說,F在,我們是躲在暗處的小老鼠,有人想讓貓來抓我們。老鼠不上當,貓就不會上當!

    長羽楓說話全程都很輕,只有最后這一句話加重了力量。

    沒辦法和她們解釋的,計劃是什么?計劃就是未雨綢繆而作的行動指南,其中一個環節崩塌,就會失去計劃存在的意義。

    自己如果沒有更多的空間去做準備的事情,自然就永遠不可能按著計劃走。

    那樣,自然就有人安心了,只有在白靈山的羊,才是好羊。

    在外面亂蹦的羊,會沖欄的羊,都是壞羊。

    “嗯……雖然我還是不明白,但是你說什么自然就是什么!绷諆合胄τ植荒苄。

    她也覺得太復雜了,有那么多話藏著掖著,一下子吐露出來,讓她反而不那么嚴肅。

    很奇怪,她越來越覺得自己眼前的這個人,讓她難以遏制的想笑。

    可能是她覺得,貓和老鼠的比喻不那么幽默。

    “有人……去打那個大個子了!卑鹂ㄐ÷暤奶嵝阎勗挼膬扇,艾瑞卡覺得無所謂,打小她就沒覺得自己的哥哥是正常人,是誰都可以。

    她還小,不懂得其中的利害,但是她遇到的壞人多,她也知道聽自己哥哥的準沒錯。

    她這話一出,長羽楓瞪直了眼睛,看著那個冒險家跳到賽場上,指著紅鷹破口大罵。

    “好人可不是那么好當的,扒他三層皮都算是輕的!遍L羽楓看著那人,有些心驚肉跳。

    “我很害怕!绷諆郝目粗莻人,他質問起紅鷹到底想要干什么。紅鷹自然沒有回答他,他說,其實自己說錯了,有些人確實是沒辦法活著離開這里。

    他說紅鷹將所有人關在一起完全是不自量力,紅鷹笑了一下,那人則繼續罵。

    劍拔弩張。

    其他人都為他捏了一把冷汗。

    “不要吧……”艾瑞卡也覺得害怕,她覺得完全沒有這個必要。就在密林深處,她見到的壞人已經夠多的了。

    “別看別看!遍L羽楓把手待在艾瑞卡的眼睛上讓她不要再看下去了。

    長羽楓知道會發生什么,但是他寧愿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他把兩人都壓著頭來到欄桿的下面,轉過頭來,不再去看下面的吵鬧。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很想把耳朵塞起來,不去聽這讓人害怕的死亡之音。

    “他要找的是我,你們不要有心理負擔,該負擔也是由我負擔!遍L羽楓搖搖頭,將艾瑞卡的劍拿了出來,然后又把隱身粉末鋪在了上面。

    交給艾瑞卡,又看看琳兒,問她有武器嗎,最好準備著,指不定什么時候就可以派上用場。

    琳兒搖搖頭。

    銀杯的大門被關閉,整個銀杯都被那些無數的小球包圍,那是封閉結界的球體,一看就不像是那個嘴上說著怕麻煩的大個子會做的事情。

    “等,誰都可以去做這樣子的英雄!遍L羽楓看著她們兩個,躲著,慘叫聲已經此起彼伏。

    “但是你們不行,你們就呆著這里不要動,等我回來!遍L羽楓按著她們的肩膀,準備離開。

    “你要去哪里?”琳兒抓著他的袖子。

    “救人……”長羽楓已經起來,他脫了襖子,內里是一件藍色獅子樣的羊毛衫。

    “你不是說……”琳兒坐在地下看著他。

    在他的眼睛里,她的疑惑竟然這么深。

    “我能怎么辦?這不是沒辦法嘛?要是我在你面前不管他們,不就成了絕情郎了,那不行,我肯定是要去的,是陷阱,還得跳陷阱!

    “真的嗎?”

    “假的!

    “嗯?”

    “真的。我就在這里也行!遍L羽楓向她微笑。

    “我不知道你現在在想什么,從剛剛開始,你就反復無常!绷諆豪男渥,沒有松開讓他走,他也沒有再坐下。

    “一會讓我們待在一個地方不要動,一會又讓我們換個地方走動,一會兒又要自己去面對那個大個子!绷諆旱氖殖隽撕,讓他緩緩的蹲下來,看著坐著的她。

    “你現在這樣,讓我有些害怕!

    “沒事的,這有什么!遍L羽楓蹲下來,慢慢的看著她。

    “羽楓哥哥,你變的……太多了……”

    “哪有……一直這個樣!遍L羽楓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呼了出來。

    “他們和我們沒有任何瓜葛,他們為什么要對你這樣子?”琳兒總算明白了。

    長羽楓的背后有幾根抓著他的鐵線,讓他無所適從,由不得他走哪條路。

    “可是,我不能看著他們無緣無故的死在這里。雖然我沒有做什么壞事,但是對于我本身來說,我還是希望那些無辜者不要因為我而犧牲。那樣毫無意義,更何況他們本來是因為善良而站出來!遍L羽楓搖搖頭,琳兒的手也就松開了袖子。

    “會有危險么?”

    “不會……”

    “我不信!

    “真不會。別擔心!

    長羽楓抓著欄桿一躍而下。

    粉末的效用還在,這一跳下去,擾起來的聲音讓周圍的人有些害怕,還以為發生了什么動靜。

    長羽楓自然不會去找紅鷹對決,他需要找出那個放結界的人,簡單來說,他想找找看,會不會有內務府的人在這里和自己一樣尋找放置結界的人。

    應該會有的吧,他雖然不知道內務府到底怎么樣的動作,內務府得到了什么情報,但是按照現在還在按兵不動的飛鷹隊還有巡邏隊,剛剛犧牲的兩個人,讓長羽楓有些搖搖頭。

    他不知道說什么好,但是他又不覺得心疼,因為那是兩個陌生人,真不知道說什么好,只能誠摯的希望逝者安息吧。

    四目相識,竟然沒有發現熟悉的面孔。

    哈圖林會有誰參與這次的禍亂呢?

    烏鴉?麻雀,黃蜂,霧鳥,鐵歌……還是……誰?

    再環視銀杯的個個賽場,沒有任何一個……熟悉的面孔。

    只有一個紅鷹?

    他們到底想要做什么?

    難道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樣么?

    “你們只需要把他交出來就是了!奔t鷹摸了摸自己的手,他在心里數著三。

    “為什么……我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有人難過的回應。

    “肯定他早就逃出去了……為什么要我們來背這個鍋……”有人沒有露臉,但還是發出了聲音。

    “什么長羽楓……寧家少主又是什么意思呢?”也有不明所以的。

    “那該死的杰克尼曼已經讓三個人為他陪葬了!庇腥擞行⿷嵟。

    被封鎖的結界,變成了一個牢籠。

    人太多了,不可能一瞬間結成同盟破壞結界,這個人的拳風可不長眼睛。

    并且結界也并不能算是說破就破。長羽楓想破也不可以帶頭來破。

    紅鷹只針對站出來的反抗者,真是奇怪。

    這場以一挾持一千的鬧劇。本以為只是賽后的余興節目。

    即使是內務府已經派人站在他們的旁邊,還是沒有辦法安下心來。

    長羽楓看著內務府的巡邏隊,有些難過的低下了頭。

    雖然這樣說,但是還是沒有辦法丟下這里不管?v使有一千個一萬個破陣的方法,也不會想著逃離。

    “我很希望,那個人能夠站出來!币粋人這樣子說著。

    長羽楓看了他一眼。

    又是一個素未相識的人。

    那個人有些責怪的說道:“雖然我知道這樣子對他不好,但是我還是希望他能夠站出來,這樣這場鬧劇就可以早點結束了!

    “嗯!迸赃叺娜烁胶。

    “我知道寧家少主,那是一個并沒有公布面容的傳奇人物,據說他應該在某個不知名的小地方修煉!

    “為什么會是杰克尼曼……我的天哪……”

    “為什么不能是杰克尼曼?”

    “可是他現在在哪?杰克尼曼剛剛結束比賽,他現在在哪?”

    “不知道,他剛剛還在這里……他們消失了!

    “為什么他不自己去找?為什么要我們找?”

    “到底什么跟什么啊……”

    “為什么他會知道寧家少主,這樣子的家伙!真是可惡!”

    “飛鷹隊都沒有動作嗎?他可是殺了三個人了!真是廢物一群!他們在干什么!”

    “為什么!我要在這里!為什么偏偏要挑這樣一天啊……”

    “為什么!趕快出現吧!”

    長羽楓慢慢的走過他們的身邊。將綠色的劍從口袋里抽出來,隱身粉末消散,他將手一揮,跳下賽場。

    有人注意到了,一把綠色的劍飄在空中而連帶著身體憑空出現。

    長羽楓出現在劍士組的地點。

    將劍插在那里。

    綠色的劍身,將天空中流落出來的雪切碎。

    “看!那是什么!杰克尼曼!”

    長羽楓看了一眼紅鷹。

    他有些難過的說道:“我不知道你會不會逃跑,但是,我會盡可能讓你跑不掉。這是我最起碼的寬容了!

    “是嗎?我還以為需要再有幾個倒霉鬼出來呢。所以,寧家少主,你應該知道了我此行的目的!奔t鷹從評論席跳下來,將劍士組的草一踏全無。

    他五拳而過,拳風紛紛打碎其他組別隔離的高墻。

    “啊……其實我知道的。不過,你們受雇于誰可以告訴我嗎?我好給你留個全尸!遍L羽楓將綠色的劍甩出個劍花,劍花讓土屑紛飛。

    “啊……但是,對你來說,應該不難找到我的雇主,不過,你找到了也沒有辦法!奔t鷹開始慢慢的熱身,捏著自己的拳頭。

    “啊……開始吧。他們讓你來送死,你真的沒有任何害怕嗎?”長羽楓難過的搖搖頭。

    “其實,我還是不明白,你是怎么惹到她的!奔t鷹也覺得好笑,竟然開心的笑了起來。

    他們的對話傳到看臺之上,讓聽者一臉茫然。

    他們果然認識吧……

    寧家少主和這個手上握著三條命的混蛋。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