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77章 受死吧

    彪悍如墨輕,一腳直接將龔霖踹飛,逍遙派弟子集體瑟瑟發抖。(www.5687383.live)白素貞和曦女一番合計,貼上加強版隱身符,暗暗跟了上來。

    “小白,你確定不會弄錯?”曦女疑惑的看了白素貞一眼,心里直犯嘀咕。

    白素貞緩緩點頭:“我感受到彩鳳的氣息,即便我辨認錯了,我的寵物軍團也不會出錯!”

    “姐也好奇,這個叛徒如何來到三重天的?”曦女眸光微閃,真恨不得一把掐死彩鳳,不,是控制彩鳳的那個人。

    “我懷疑……哎,算了,只是懷疑而已,我們快點跟上吧!”白素貞無奈苦笑,搖了搖頭,抬眸發現墨輕已經被逍遙派的人帶走了。

    “你呀,笨!”曦女輕哼,挑了挑唇:“還別說沒有紅毛怪的日子蠻不習慣的!

    “不急,咱們姊妹先撐起一片天,順便打探師傅他老人家的下落!

    “什么都不說了,小白,我曦女這輩子能與你和墨輕相識,已經知足了!”

    “嗯,緣分!“白素貞嘴角揚起一抹笑意,與曦女遠遠的跟在逍遙派弟子身后。

    墨輕打了個哈欠,倦意襲來,皺了皺眉:“孫砸,還有多遠才能到?老子困了!”

    吳宏宇:“……”

    使勁眨了眨眼,這就是自己心心念念要跟在身邊的小墨輕,說好的淑女呢?墨輕見吳宏宇用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狠狠瞪了回去,看什么看?那什么眼神?再隨便亂飄,小心老子揍你!

    吳宏宇悲催至極,一腳踩在自己的長袍上,腳下被絆差點摔倒。墨輕打著哈欠,放滿了腳步,吳宏宇撞在了她的后背上,脊背發僵,手發涼。

    完了!完了!

    土匪小墨輕會不會打死自己?吳宏宇胡思亂想,一時之間忘了邁步,差點被逍遙派的弟子虐哭。

    一路走走停停,墨輕默默計算著時間,曦姐和老大怎么還沒跟上來?莫不是迷了路?哎呀,都怪自己一時大意,讓他們走慢點就好了?

    “墨傻子,別胡思亂想了,老大早就來了!”突然墨輕的腦海中響起一個傲嬌的聲音。

    墨輕翻了個白眼:“夢瘸子,你咋說話呢?你給老子等著,看我回去不扒了你的皮!”

    “呵,墨傻子,說你傻你就傻!別東撒西看的,老大就跟在你們身后,別把戲演砸了,否則小爺饒不了你!”夢貘丟下一句話,直接掐斷了與墨輕的聯系。

    “你!死瘸子!”墨輕被氣得不輕,脫口而出,吳宏宇心中一凜,詢問墨輕是否出事了?

    墨輕嘆了口氣,謊稱自己快餓暈了!一句話引來逍遙派眾弟子的嘲諷。墨輕翻了個白眼,你以為老子愿意這樣?還不是為了配合曦姐和老大?

    夢貘咬牙不語墨輕一般見識,不過看到損友受罪心情愉悅,在契約空間來回瞎折騰,被小白澤狠狠拍了一巴掌。

    “二哥……你干嘛打我?”夢貘可憐兮兮,泫然欲泣,站在小白澤面前拘謹的要死,怪哉,二哥怎么愈來愈和大哥想象,這家伙莫不是大哥的私生子,偽裝來騙我們的?

    小白澤瞇了瞇眸子,抬起小腳,狠狠揣在夢貘的小屁屁上:“老三,你吊炸天了不是?”

    “嗚嗚,不敢,二哥饒命。墨傻子平時總是欺負我……”夢貘委屈的惡人先告狀。

    “切,你以為二哥傻?警告你,再隨便欺負墨傻子,定不輕饒,哼!”小白澤丟下一句話轉身而去,夢貘蹲在墻角畫圈圈。

    六耳、金雕、獅王呼啦啦跟在小白澤身后,眨眼走的干干凈凈,一個不剩。

    哼!

    夢貘撇撇嘴,雙手捂臉,琢磨起小白澤剛才那句話來。

    白素貞和曦女遠遠跟在逍遙派弟子身后,黛眉微蹙:“曦女,本蛇怎么感覺有人暗中盯著我們?”

    “不然我將紫嫣放出來……”

    “別,還是讓金雕去吧,也該歷練歷練了!”白素貞交代金雕秘密跟蹤逍遙派弟子,若是墨輕遇到危險及時與自己聯系。

    金雕受寵若驚,自從來到三重天就沒出頭露面的機會,夢貘每次回來都嘚瑟的要死。

    白素貞和曦女頓住腳步,暫時留在原地,探查幕后黑手,金雕振翅化作一道淡金色的流光眨眼消失在眼前。

    “小白,深藏不露!”曦女嘿嘿一笑,拍了拍白素貞的肩膀。

    “哎,這不是無奈之舉嗎?“白素貞一聲輕嘆,表示自己也很無奈。初來乍到,總要培養個傳遞消息的吧?

    這幾日秘密訓練金雕,以備不時之需。

    一團黑霧猶如一道利劍朝著穿梭而來,白素貞緩緩現出身形,指尖跳動著一簇淡金色的火焰。曦女站在白素貞身側,手中多了一條七竅玲瓏鞭。

    “桀桀,這么快就被發現了!”黑霧一陣怪笑,一張熟悉的臉孔赫然出現在眼前。

    “呵,姐當時誰?原來是你這個欺師滅祖的東西!”曦女輕哼挑唇,彩鳳那張臉越看越礙眼。

    彩鳳全身包裹在黑霧之中,那張招人厭煩的臉若隱若現,看不真切。白素貞與曦女對視一眼,一個大膽的想法浮現心頭。

    該死的,當初就不該手軟!白素貞后悔當日沒有讓金焱將她化為灰燼,想來這段時間坑害了不少人。

    “曦女,小白蛇,本座弄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都是被你們所害,今日就算算這筆賬!安束P面容扭曲,每到月圓之夜都要忍受抽筋扒皮的痛苦,對白素貞和曦女的痛恨猶如萬丈深淵,恨不見底。

    “所言極是,姐今日就好人做到底,送你下地獄!”曦女話音未落,手一甩,悄悄玲瓏鞭猶如一條靈蛇朝著彩鳳席卷而去。

    彩鳳勾唇冷笑:“雕蟲小技!”

    彩鳳恨意滔天,雙手一推,一團團黑霧若波浪翻滾,洶涌而來,瞬間將曦女包圍。與此同時白素貞飛身而起,指尖淡金色的火苗“哧”的一聲沒入黑霧之中。

    曦女眼前一黑,視線模糊,閉上雙眸。這有何難?嘿嘿,兔崽子,還不知曉姐曾經盲訓過?說起盲訓,還是仙界之時,白素貞閑來無聊隨意提出來呃,不料今日派上了大用場。

    “彩鳳,受死吧!”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