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89章 穿著喜慶一些

    清漪壓低聲音說的一句話,令覺羅氏頓時如臨大敵,仿佛自個兒被扒光了衣服,扔在光天化日之下一般。(m.k6uk.com手機閱讀)

    皺著眉頭沉吟了片刻之后,覺羅氏一臉牽強的笑著道:“清姐兒開玩笑了,額娘自身立得正,站得直,自問問心無愧,不曾做過虧心事,自然也就不怕夜半鬼敲門......”

    “此番,既然清姐兒你如此不放心,那么額娘便只能立即讓人去取嫁妝單子過來了!”

    一邊開口,覺羅氏一邊對著身邊伺候的婆子使了眼色,示意身邊的婆子去她居住的院子里頭的取嫁妝單子。

    其實,覺羅氏此時此刻的這一番舉動,純粹的只是做戲,她自己心底里頭最清楚不過,她其實根本就沒有讓人謄抄嫁妝單子,不是沒有嫁妝單子,而是她給繼女烏拉那拉·清漪準備的嫁妝,大多是廉價不值幾個錢的,謄抄一份嫁妝單子的話,交到繼女的手里頭,那么便相當于她所做的一切,都公之于眾了......

    她自問,眼前的繼女烏拉那拉·清漪,并不是那能夠忍氣吞聲的,一旦發現嫁妝單子里頭的不對勁,肯定會立馬的便提出質疑,將她的所作所為公之于眾,到時候她辛苦經營了多年的名聲,豈不是毀于一旦。

    覺羅氏心中擔心不已,擔心事情敗露,讓自己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甚至牽連在太子殿下的毓慶宮里頭做庶福晉的女兒,以及如今尚且年幼的兒子五格......

    “多謝夫人!”清漪心底里頭,對覺羅氏的所作所為,諷刺不已,面上卻是笑顏如花的順著覺羅氏的一番話,繼續往下開口。

    覺羅氏讓人去取嫁妝單子,多半是權宜之計!

    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覺羅氏身邊伺候的這個婆子,多半會一去不回......

    其實,打心底里頭,清漪對于覺羅氏這面慈心惡的繼母,給她準備的嫁妝,根本就不抱任何的希望,她心中清楚,覺羅氏認準了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覺羅氏不想好好的給她準備嫁妝,讓她風風光光的出嫁,那么便是她威逼利誘,刀架在覺羅氏的脖子上,那也是無濟于事的。

    如今她突然的開口提及嫁妝單子一事,不過是單純的想要轉移話題,給覺羅氏找點事情憂心一下,以免覺羅氏閑得無聊發霉,竟自個兒憋出一些壞主意出來,上躥下跳的......

    清漪言笑晏晏的,覺羅氏則是心底里頭煩心不已,越發的悔恨當年未曾在這個繼女翅膀尚未長硬之前,將其除掉,以絕后患。

    如今,繼女烏拉那拉·清漪,翅膀硬了,她想要讓其從此消失,難如登天!

    在覺羅氏身邊,低眉順眼的烏拉那拉·靈依和烏拉那拉·佳依二人,微微的抬起頭來,小心翼翼的打量了清漪一眼,同時張了張嘴,想要開口說點什么,但是話到了嘴邊,卻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事到如今,她們還能說什么呢?

    嫡額娘安排她們做嫡出七姐姐的陪嫁滕妾,隨嫡出的七姐姐一同嫁入四貝勒府這件事情,只怕是徹底沒戲了!

    她們滿心歡喜的來,如今卻是要灰頭土臉的離去,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因為她們是卑賤的庶女,生死掌握在嫡額娘的手里頭,嫡額娘讓她們做什么,她們便要做什么,稍稍有一點的不樂意,便會讓自己以后處境越發的艱難。

    嫡額娘此刻不再提及讓她們隨嫡出的七姐姐一同進四貝勒府,伺候四貝勒,七姐姐這邊態度也是很明顯,不愿意帶著她們做陪嫁滕妾,她們還能如何呢?

    反抗嗎?雞蛋碰石頭罷了!

    烏拉那拉·靈依,一張嬌美的臉蛋上,快速的閃過一絲不甘,微微低著頭,思量了片刻之后,輕聲開口道:“七姐姐,今日之事,是妹妹們思量不周,想著今日是七姐姐出嫁的大喜日子,作為妹妹,穿戴喜慶一些,也算是對七姐姐您出嫁的一種恭喜.......”

    “如今,因為我和九妹妹的一身穿著打扮,讓七姐姐您誤會了,是妹妹們的不是,妹妹在這里跟姐姐你賠不是了!”

    罷了罷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事到如今,自己只能盡量的將事情對自己將來的影響降到最低,希望今日這冒冒失失的一番舉動,不會影響到自己的終身大事,對自己后半輩子的人生,影響稍微的小那么一點點......

    今日做不了嫡出七姐姐的陪嫁滕妾,做不了四貝勒的女人,但是卻可以按照之前阿瑪的意思,嫁入內務府包衣世家,做正室嫡妻。

    雖然嫁入內務府包衣世家為正室嫡妻,在外頭低人一等,要巴結討好八旗人家的夫人們,但是關起門來,在自個兒府上,卻是當家做主的正室嫡妻,不用時時刻刻小心謹慎,擔心稍有不慎小命便不保。

    烏拉那拉·靈依心底里頭暗暗的如此思慮著,面上神色越發的真摯誠懇......

    一旁以來都低著頭,望著自己腳尖,沉默著不開口說話的烏拉那拉·佳依,微微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烏拉那拉·靈依這個同父異母,但是生的比她嬌美可人的庶出姐姐,勾了勾唇不動聲色的露出一抹淺笑。

    從始至終,她便清楚自己想要的,之前嫡額娘找到她們,讓她們做七姐姐的陪嫁滕妾,她的心底里頭是抗拒的,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因為心中的抗拒,她選擇穿了一身粉色,算是中規中矩的衣裙。

    而且,隨著嫡額娘進了七姐姐居住的玉蘭苑中之后,一直是低調的充當隱形透明人,沉默著不開口。

    “九妹妹,姐姐我說的對不對呢?咱們兩其實打心底里頭替七姐姐高興,因為歡喜七姐姐嫁給四貝勒為嫡福晉,為彰顯咱們對七姐姐的尊敬,所以這才穿了一身喜慶的衣裳,并沒有別的心思.......”烏拉那拉·靈依頓了一下,似乎覺得自己一個人,不具有足夠的說服力,此刻話鋒一轉,不動聲色的便扯上了在一旁低斂著眉眼的烏拉那拉·佳依。

    對烏拉那拉·佳依這個庶出的妹妹,烏拉那拉·靈依心底里頭其實是瞧不上的。

    呆呆笨笨的也就罷了,一張臉更是絲毫不出眾,平凡無奇!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