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27章 鎖鏈

    “怎么還沒回來!”

    程子剛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如果不是四周的霧實在是太濃了,他一定會完美上演什么叫驢拉磨,原地轉圈把地都轉一個坑的那種。(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而此時,距離沈易上橋也才不到三十秒而已,蘇蘇白了他一眼,對沈易她自然也是擔心的,可這么短的時間別說實驗完成了,就算有危險這么短的時間內也遇不到吧。

    比起其他人程子剛是最沉不住氣的,表現的也最夸張,最冷靜的反而是最在意沈易的任君臣,他面無表情目光沉靜的盯著延伸進霧氣中的橋身。

    因為是木質的所以橋身并不會那么容易就被灰燼雨腐蝕殆盡,算是比較安全的材質,而此時的橋上絲毫沒有動靜,除了偶爾有峽谷邊緣因為承受不住橋身重量掉下去的碎石,現場就只能聽見程子剛碎碎念的聲音。

    蘇蘇捂額:“程大哥,你不要念叨了,我頭痛!

    程子剛轉圈的動作一頓,幽怨的看著蘇蘇他嘟囔:“我這不是著急嗎!

    蘇蘇又一個衛生球丟過去,不過雖然表情輕松,蘇蘇看著不斷翻滾的濃霧卻也掩不住擔心,沈易進去已經一分多鐘了,這么長時間不足三十米的距離絕對已經走完,如果能順利到達對岸沈易就會釋放信號,如果不行......

    蘇蘇側頭看向任君臣手里的鎖鏈,那是復合材質打造的超強材質鎖鏈,算是特種裝備的一種,不但防御力卓絕灰燼雨也不能短時間內把它怎么樣,而這特種鎖鏈的另一頭此時就拴在沈易的身上。

    濃霧特性實在太詭異,他們也只能用這總辦法來保證過去探路的沈易在遇到危險時的安全。

    雖然總感覺還不保險,卻也沒其他辦法了。

    嘩啦!

    一動不動的鎖鏈突然有了異動,任君臣幾乎是下一秒就快速將鎖鏈往回拽哎,不光他再用力,其他留下來的隊員都是幫忙的人。

    鎖鏈被快速收回,當那道修長纖細的身影沖出翻滾的霧氣蘇蘇清晰聽到周圍一圈長長吐息的聲音,包括她自己都是長舒了一口氣,沈易沒事兒,看上去并沒有受傷或者有其他不對勁的地方。

    唯一與之前的不同是沈易身上衣服潮濕到仿佛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不過神情輕松,在走下橋首之后他面上帶著清晰的興奮,沈易說:“蘇蘇,你成功了!

    “真的?”程子剛一蹦三丈高。

    蘇蘇也喜笑顏開,其他隊員一聽這話也全都歡呼起來,唯一還沒有露出喜色的只有任君臣,他拉著沈易認真詢問了過程之后才總算點頭,任君臣看向蘇蘇,眼里帶著驚訝也有復雜。

    沒想到一群人沒有解決的問題,包括朱曉東那邊一些能人都沒解決的問題,竟然讓蘇蘇用如此出人意料的方法解決了,這個方法可以說是最不災變時代的辦法,災變時代的人現在已經習慣用異能去解決問題了,而蘇蘇反其道而行,直接用最簡單的方法,嗯,也是最科學的辦法解開了這道難題。

    “確認了?”蘇蘇眼睛亮晶晶的。

    任君臣點頭:“確認了,小易在那邊看到了朱少留下的記號,他們應該距離這里并不遠,我想我們很快就能過去!

    “那就沒問題了!

    蘇蘇齜牙一笑,雖然腦仁兒仍舊疼的針扎一樣,但接下來會很簡單,確認了方法可行再確認了方法可以復制,想過去已經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程子剛確認了之后讓人過去喊所有人過來,那邊聽到消息也傳來一陣歡呼,等所有人到齊三十幾雙眼睛直勾勾盯著那三座并排在一起,只是角度有那么點區別的三座橋。

    其中一座有些搖搖欲墜,仿佛另一邊放的不是很穩定的樣子。

    剩下的兩個都很穩定,在確認方法真的管用后一群人又看向任君臣,并不是程子剛,誰讓任君臣才是隊伍的大腦呢,這時候程子剛被忽略掉那是非常平常的一件事。

    “所有人腰上佩戴安全繩,一個一個上,不要做其他動作,快速到達對面,期間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要回頭,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

    一群人轟然應諾,有蘇蘇在再珍貴的材料也都是批發的貨,每個人腰上都掛了一根就排排向木橋上走去,一次并沒有過去太多,這次程子剛做了表率,他是第一個踏上木橋的人,身后人距離他三米左右一個又一個的踏上了木橋之上。

    “蘇蘇,沒問題嗎?”

    任君臣關心的問蘇蘇,蘇蘇臉色因為之前消耗過度仍舊帶著分蒼白,但過橋還是沒問題的,蘇蘇沖任君臣比了個ok的手勢,在其他人幾乎都已經踏上木橋之后,蘇蘇和留下來保護他的任君臣幾人才跟著踏了上去。

    木橋因為是沒有地基存在的,所以走上去即便兩邊都搭在實地上仍舊顯得搖搖欲墜,當然這個搖搖欲墜只是心理狀態,木橋很結實,甚至因為運用了各種工學原理這木橋真用起來不比那些鋼筋水泥的差。

    但畢竟是木質的,還在這詭異著稱的大峽谷上空,每一個走在上面的隊員都小心翼翼,除了快步向前眼睛都不敢向下看。

    這是之前任隊的警告,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這時候還是不要太好奇心重的好。

    能跟著程子剛出來都是值得信任的,彼此信任的結果就是這么多人過去竟然沒有一個違背任君臣的話去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事實證明這是對的,因為就在蘇蘇馬上要到達對面的時候腳下大峽谷中猛地傳出一陣陣似夢似幻但卻無法否認存在的聲聲嘶嚎,很模糊卻又仿佛就在耳邊,這感覺很古怪,讓人有種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玩意兒的沖動。

    “別看,快走!

    蘇蘇身后的任君臣厲聲喝道,還在橋上的人一激靈趕緊加快腳步,耳邊嘶嚎的聲音越發清晰起來,夾雜著讓人心慌慌的不甘和憤怒,那股勾引人看一看的感覺更明顯了。

    ‘底下有東西!’

    蘇蘇腦子里閃過的念頭都不用想答案就是肯定的,具體是什么就不知道了,也沒必要去研究,強迫自己不要往下看蘇蘇快步往前,腳下的木制橋身在顫動,就仿佛有什么東西在搖晃一樣,雖然幅度不明顯卻讓每一個還在橋上的人能清晰感覺到。

    有心悸的感覺。

    還好,直到所有人都過了大峽谷也沒有什么東西從下面竄上來咬人什么的,一群人在腳踏實地后無不臉冒冷汗的回頭看被霧氣籠罩的大峽谷,那看不真切的大峽谷中仿佛躺臥著絕世兇手,讓每一個人都不想再經歷一次之前的跨越。

    “好嚇人!闭f話的人氣息急促,如雷的心跳聲周圍一圈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沒人笑話他,因為那一圈人都是如此,心跳急促的仿佛要從心口上跳出來一樣。

    “是啊,好嚇人,我還以為下面有什么東西會沖出來吧我吃了呢!

    “就是就是,我的心跳很快,靠,還好我沒有心臟病!

    “太嚇人了!

    一群人心有余悸的發泄著莫名的壓力,程子剛并沒有阻止,壓力這種東西發泄出來比憋在心里要好的多,他回頭看霧氣中的木橋,沉默一會兒后問蘇蘇:“蘇蘇,你要去收回來嗎?”

    投放了好幾座木橋,這些在蘇蘇看來并不算什么,但對經歷過資源短缺的程子剛等人來說,就這么仍在這任由它被灰燼雨一點點腐蝕還真是挺心疼的。

    蘇蘇搖頭:“沒必要!

    “好吧!背套觿偪上У淖詈罂戳搜勰切┰陟F氣中影影綽綽的橋,他們已經來到了大峽谷的對面,過程雖然不算順利但沒出什么幺蛾子就是勝利,程子剛其實也挺發憷的,這要是再讓他過一次大峽谷他從心理上也不愿意。

    那感覺太壓抑,和實力無關是個正常人都不會多次體驗這種壓抑的感覺。

    所有人中最驚訝的莫過于沈易了,因為在之前他單獨過去的時候并沒有這種心有余悸的感覺,不過這更說明大峽谷下隱藏的東西其實是有一定智慧的,過的人少它不算在意,過的人多了它不高興了。

    然后,不知道為什么沒有發動有實質性的攻擊。

    具體的為什么已經不需要去探究了,除非蘇蘇有必要再一次面對這詭異的大峽谷。

    木橋被放棄,一眾隊員帶著劫后余生的表情開始環顧四周,這邊的環境和大峽谷那邊其實沒什么區別,都是有樹有草,地面也大多參雜著沒什么規律的碎石,空氣潮濕的讓人很煩躁,偶爾還會有不知道是什么的動物叫聲,因為霧氣的原因影影綽綽,讓人聽著越發感覺難受。

    “朱曉東怎么還沒過來?”

    蘇蘇左顧右盼,她這么問是有理由的,沈易之前過來的時候就給朱曉東留信號了,朱曉東可不是一個人來的,他帶著郭銘言留下的團隊,里面自然有擅長追蹤痕跡的人,沒道理都這么長時間了那邊還找不到自己。

    難道出問題了?

    “蘇蘇,是你們嗎?喂,哈嘍!

    就在蘇蘇念頭剛起的時候,一陣模糊的聲音來自頭頂方向,不光蘇蘇抬頭看去,她身邊的其他人也全都開始抬頭看。

    樹冠茂密,濃霧仍舊是那么遮擋視線,但在不斷流動的白色霧氣中有一個小黃點正一顫一顫的接近著,蘇蘇皺眉,因為那個小黃點就是聲音的來源方向。

    聲音是朱曉東的聲音,只是這小黃點是怎么回事?

    “蘇蘇,哇,我終于找到你了!

    如果說聲音剛出現的時候那還是個小黃點,一閃一閃的因為顏色原因別說還挺顯眼,而隨著這句話的發出那小黃點瞬的劃過一道黃芒,再出現時已經在蘇蘇肩頭。

    小小的一個沒巴掌大,通體金黃在這種霧蒙蒙的天氣中是最惹眼的顏色,身體毛茸茸的,兩只大大的眼是唯一的器官,說實話,這小東西都到眼前了蘇蘇也沒發現它是怎么發出聲音的。

    嘴在哪呢?

    “蘇蘇,你等我,我馬上到!

    金色的萌萌噠小毛球吐出朱曉東的聲音,在之后小東西就落在蘇蘇肩頭不動了。

    蘇蘇明白了,這是朱曉東的手辦,能力應該是偵查一類的,雖然霧氣對異能都有克制作用,但在距離近的情況下那份克制就會削弱很多。

    小家伙在這里,說明朱曉東真的距離這邊不遠了。

    果然沒五分鐘一側就想起了一大片窸窸窣窣的聲音,饒是知道來的人很大可能是朱曉東,程子剛仍舊帶著人緊張的將蘇蘇保護在中心,無他,這聲音實在是太多了,可以想象接近的人要比程子剛的天使狩獵團數量要多的多。

    “蘇蘇!”

    一聲尖叫讓蘇蘇手一哆嗦,接著一道人影就沖了過來,靈活躲過所有障礙人人影直接到了蘇蘇面前,手臂一伸就要將她摟入懷中,就在蘇蘇即將落入‘魔掌’的瞬間,一道殘影以更快的速度過來,一只手穩穩當當將那張即將貼上蘇蘇的臉擋在距離蘇蘇幾公分的位置。

    被擋的人非常不滿,她怒視手的主人:“朱曉東,你干嘛?”

    “不干嘛,你一身汗臭,別把我妹子弄臟了!

    “擦,有種你再說一遍!”

    “礙事,躲開!

    一只手將幾乎要貼在蘇蘇身上的女人撥拉開,女人始終怒目而視,奈何實力不如人只能乖乖被扒拉到一邊去。

    朱曉東消瘦了一些,讓原本顯出英俊的臉又有向蘇蘇第一次見他那般瘦弱發展,眼圈很重好像休息也不是很好,蘇蘇沖他微笑:“好久不見!

    梆!

    “哎呦!”

    蘇蘇捂著額頭眼淚汪汪,邊上之前沒能抱襲成功的女人翻了個白眼,這次換蘇蘇怒視:“你干嘛打我!

    朱曉東額頭上青筋都出來了,他眼神陰測測的:“打你?不長記性打你難道不應該嗎?嗯?”

    拉長的尾音讓蘇蘇瞬間心虛沒了氣焰,她想起來丟的人是自己,害的這么多人一起找出來的也是她,好像,被錘一下一點都不冤枉的說。

    怒視沒了,蘇蘇弱弱嘟囔:“我也不是故意的!

    “你還想故意?都當媽的人了怎么一點心都不長,我真想把你捆在屋里再也別出門了,你知不知道!

    朱曉東牙齒咬的咯吱吱響,蘇蘇更加氣若,反駁的話是說什么都不敢說出口了,討好的只是笑,蘇蘇內心小人兒哭唧唧:‘我好可憐!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