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397章 狐貍尾巴

    整日劈柴的少年拔高許多,也結實許多,瞧著精神氣十足。(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黑亮的眼睛里是想掩飾卻掩飾不住的期盼。

    三年一次狀元跨馬游街的熱鬧,誰不想看呢?

    三年前還是大姐帶他去看的,只不過聽了大姐幾句嘮叨,他就往人群里一鉆跑掉了。

    大姐指著騎在高頭大馬上的狀元郎說讓他好好讀書,他能不煩嗎?

    煩歸煩,熱鬧還是好看的,他可不想在別人去看熱鬧時留在院子里劈柴。

    駱笙觸及少年期盼的眼神,心中難得一軟。

    雖說小外甥還欠調教,但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偶爾給顆糖吃還是有必要的。

    她也不是冷酷無情的小姨。

    “去吧!瘪橌宵c了頭。

    許棲一臉意外。

    女魔頭真的同意了!

    果然多嘗試還是好,萬一成功就賺了。

    要是不成——不成就不成,不就繼續去劈柴嘛,又沒有損失。

    “和駱辰、小七他們一起去!瘪橌显傺a充一句。

    許棲不由去看駱辰與小七,心道跟兩個毛孩子一起去很沒勁的。

    駱辰與之對視,嫌棄皺眉。

    跟險些被賣進小倌館的笨蛋一起去?

    只有小七一無所覺,對許棲露出個友好的笑。

    見三個少年都不吭聲,駱笙擰眉:“怎么,你們又不想去了?”

    “想去!”小七與許棲異口同聲。

    駱辰矜持抿唇。

    他本來就不想去的,只是陪小七而已。

    “那去吧!瘪橌系。

    許棲感受到了女魔頭的喜怒無常,不敢再挑剔,快步走了過去。

    通往院中的那道門簾早就換成了天青色錦簾,天氣漸暖,白日是挑起來的。

    小七透過門口一眼看到立在院中的負雪,眼里藏著渴盼。

    小七是個熱心腸的,忍不住道:“東家,要不……我們帶負雪一起去吧!

    駱笙側頭看了一眼。

    負雪陡然紅了臉,結結巴巴道:“姑,姑娘,我可以去嗎?”

    他是姑娘的人,一個人隨便出門似乎不太好——可是好想去看看啊。

    駱笙沉默了一瞬,到底還是點了頭:“那與小七他們一起吧!

    負雪與駱辰、小七本就年紀仿佛,正是好奇愛熱鬧的時候。

    負雪眼睛陡然亮了:“多謝姑娘!”

    少年帶著大白就往大堂走。

    駱笙淡淡提醒:“大白就不要帶著了!

    許棲對大白懷恨在心,立刻接話:“就是,萬一帶出去擰了人,豈不是麻煩!

    負雪抱歉拍拍大白:“大白,那你乖乖聽話,不要惹姑娘生氣,我很快就回來的!

    大白:“嘎?”

    直到四個少年一起出去,大白鵝這才明白過來:它被拋棄了。

    “嘎嘎!”大白鵝憤怒叫著去追負雪,脖頸被捏著提起來。

    大白僵硬轉頭,看向駱笙。

    “回院子里去!迸ь^面無表情。

    大白其實聽不懂,畢竟它只是只鵝而已,就算是活了十幾年的鵝,也成不了精。

    但它有經驗啊。

    每次來大堂就很慘,跑回熟悉的窩就安全,再呆的鵝都知道怎么做。

    在女魔頭的注視下,大白飛奔進院子,只留下一根羽毛飄飄蕩蕩落在駱笙腳邊。

    駱笙把鵝毛撿起,隨手把玩。

    紅豆與蔻兒攜手出了門,很快就被涌動的人群沖散了。

    “蔻兒,你可要跟緊我,不然被人販子擄走就慘了!奔t豆撥開擋在二人間的人,高喊道。

    蔻兒這種嬌嬌弱弱的帶出來就是麻煩。

    二人間很快又被人擋住了。

    蔻兒一臉淡然。

    她才不怕咧,她可不是以前的蔻兒了,現在人群里不知混了多少她的手下,說不定紅豆遇到麻煩還要她幫忙呢。

    蔻兒正得意的時候,忽覺衣袖被人拉了一下。

    難道真有人販子看到了她的貌美如花?

    蔻兒第一反應還是有些緊張,畢竟情報司統領的身份還沒適應太久呢。

    “誰?”她扭頭,看到一名小乞兒。

    蔻兒放松下來,低聲問:“有事?”

    小乞兒湊到蔻兒身邊,輕聲說了幾句。

    蔻兒面色微變,沖小乞兒點了點頭,隨后隔著人群對紅豆喊道:“紅豆,我有些不舒服,先回酒肆啦!

    “哎——”紅豆想把蔻兒喊住,卻轉瞬不見了蔻兒的身影。

    “麻煩的小蹄子!奔t豆嘟囔一句,倒也沒有太擔心。

    她眼神好,瞧見那個小乞兒了。

    也是,蔻兒現在是丐幫幫主呢,遇到麻煩有乞兒們幫忙。

    紅豆放下心來,高高興興看熱鬧去了。

    蔻兒則小跑著返回酒肆:“姑娘——”

    “怎么了?”正坐在院中柿子樹旁看書的駱笙把書卷一放,看過去。

    蔻兒快步走到駱笙身旁,湊在她耳邊低聲道:“姑娘,朱五那邊有動靜了,剛剛有小乞兒看到一個人進了朱五的住處……”

    駱笙揚了揚眉梢。

    等了這么久,終于有動靜了。

    不得不說朱五還真沉得住氣,來有間酒肆幾個月才露出狐貍尾巴。

    選在狀元跨馬游街這日與人聯系也是個聰明做法,這日街上人山人海,人聲鼎沸,便于隱藏行跡。

    “只有一個人?”駱笙再次確認。

    蔻兒點頭:“嗯,是一位中年男子!

    “讓你的人把朱五住處盯好了!

    駱笙吩咐完蔻兒,立刻喊來石焱:“叫上你二哥潛入朱五的住處,千萬不要驚動到他們……”

    衛晗出門帶走了石火與石燚,把四兄弟中身手最好的老二石炎打發到酒肆來幫忙,其實就是給駱笙留了個人手。

    駱笙確實缺信得過的高手可用。

    盡管蔻兒把消息網打理得蒸蒸日上,可從那些乞兒中可挑不出身手好的來,他們的作用主要是當作耳目,而不是拳腳。

    錦麟衛那邊倒是有身手出眾的,可駱笙不敢用。

    她要做的一些事還要瞞著駱大都督,怎么用駱大都督的人?

    倒是讓蔻兒砸重金籠絡了幾個江湖人,勉強可用。

    眼見石焱出去了,駱笙快步走進了酒窖。

    藏身千金坊的殺手被一鍋端了后,朱五前來投奔有間酒肆原本是安排住在廂房,后來朱五說在酒肆附近賃了房子,就搬出去了。

    朱五賃下的宅子,正是當初駱笙悄悄買下來挖了地道的那個。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