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5687383.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90章 殷勤

    大戰之后,收取戰利品的事情已經變得習以為常。(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夕陽和花蘿默默的看著關寧,靜等著他的歸來。

    場面何其血腥,但關寧依舊咬著牙齒在碧晴火虎身上搜索著掉落的物品。

    其實這一戰,要不是有著碧晴火虎的幫忙,關寧和暮雪恐怕早已死在了那人的魔爪之下。而正是碧晴火虎的出現,才暴露了她和暮雪的存在。這一切,仿佛冥冥之中便有定數一般,讓關寧不得不相信因果循環的道理。

    沒有細看收取到的卡牌碎片,關寧起身,準備朝那人走去。

    “關寧,碧晴火虎的牙齒對制藥有著不錯的效果,你把牙齒取回來!被ㄌ}喊住了關寧。

    關寧一愣,然后點了點頭,最終還是面對了他最不想面對的東西,走到碧睛火虎旁邊心道:對不住了虎兄,雖然你救了我,但你滴牙畢竟有用。將虎牙拔掉后,關寧強忍著身體里的躁動與不適,幡然轉身快速離開這血腥之地。

    來到那人身邊,關寧默默的看著他,對于這個差點收了他們性命的敵人,一直到他死,關寧四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一代強者,就這樣默默無名離開了世間,雖然是敵對的陣營,但關寧還是對他有著一絲敬佩之意。能夠對自己狠的人,終究是能夠讓人刮目相看的。

    “這是...永夜之花!”看著眼前那通體漆黑的無葉之花,其六片花瓣上,各自都有三條紫色的紋路。關寧頓時驚呼出來,內心被激動所充斥滿。

    暮雪三人聞言,立馬都沖了上去,特別是花蘿,連忙接過關寧手中的花朵認真審視起來。

    看著花蘿專心致志的樣子,關寧三人都屏住了呼吸。片刻之后,花蘿展顏露出了笑容,看著緊張萬分的關寧三人笑道:“的確是永夜之花,而且是上品之中的上品!

    “握草!”關寧三人頓時爆發出驚呼聲,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要他們命的人居然給他們帶來了福音!永夜之花,這可是治療夕陽傷勢的永夜之花!

    激動之余,關寧趕忙收拾起所有的東西,連連吩咐道:“走吧,回去再說!

    經過了這一晚,關寧已經沒有了其他的心思,特別是那種大悲大喜的交叉感,更加容易讓人疲憊,只想找個安全的地方好好休息一晚。不得不提的是,有了花蘿的藥丸,關寧恢復的速度奇快,經過這么點時間,他體內的躁動已經平復下來。

    四人回到了花蘿的住所,上了大樹,關寧隨意找個了粗壯的樹干便躺了下來。

    這一夜,關寧做了個夢。在夢里,他遇到了很多很多極度危險的情況,他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在夢里,他身邊的人一個個都陷入到絕境之中,關寧好無力,他想要救他們,但是他的敵人都太強大了,強大到讓他絕望。

    關寧被夢給驚醒過來,此時的他才發現自己流了一身的冷汗。天已經亮起,關寧定了定神,將夢魘的事情壓在了心底?粗柕纳,關寧默默的看著,眼神從最開始的驚恐,一直演變成為堅毅和決絕。

    一道聲音發自內心的響起,不論前面是什么,他都要保護好身邊的人,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關寧,你醒了?!”暮雪從小木屋里出來,昨晚她是和花蘿一起擠著睡的。

    看著關寧,不知道怎么了,暮雪覺得關寧身上似乎發生了什么。

    “媳婦,晚上老公不在,睡得安不安穩啊!标P寧連忙收拾心情。

    “覷,沒個正形的!”白了關寧一眼,暮雪便詢問今天什么時候出發?

    “先別著急,昨晚除了永夜之花以外,送寶童子還給我們帶來不少寶貝東西!”關寧笑了笑,喚來夕陽和花蘿,將永夜之花交給花蘿之后,關寧從儲物空間里取出了一大堆的東西。

    光是靈石就有不下兩千多塊,這家伙,零錢倒是準備的很充足啊。對于靈石,關寧四人不太在意,他們把目光通通落在那些卡牌碎片上。

    最最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那張金燦燦的完整卡牌:雷霆元素之力!

    就是這么個東西,叫關寧暮雪二人苦不堪言,如今機緣巧合之下,居然落在了他們的手中。

    “這可是寶貝東西啊...”關寧看了看暮雪,又看了看夕陽,說實話,這種元素卡牌可是珍貴無比的很。

    “給暮雪吧!”夕陽倒是極為瀟灑:“昨晚你們那么辛苦,這些東西原本就應該屬于你們!

    “要不是你們來了,昨晚我和關寧可就死翹翹了!蹦貉⿹u頭苦笑。

    花蘿有些驚奇的看著眼前的三人,像元素之力這樣的卡牌碎片,他們不但沒有私心,反而是互相謙讓?這三個家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組合啊。

    漸漸的,花蘿開始對關寧三人另眼相看。她聽聞師傅說過,在重寶面前,哪怕是親兄弟,都有可能手足相殘,更何況是外人呢?

    “我也覺得還是先給暮雪比較好,她的實力最強,也可能是最快突破到鉑金期的強者,加上遠程戰力,雷霆麻痹之力的確在合適不過!标P寧認真的說道。

    夕陽點頭,他當然知道關寧不會藏私。分配好這個之后,眾人繼續往下發覺下去。

    荊棘藤鞭,對于這張卡牌,關寧四人也依然熟悉,這不正是那人說使用的手段么?左右看了看,關寧將其放在了目瞪口呆的花蘿的面前。

    “你...這是?”花蘿的確目瞪口呆,自己與關寧三人的關系也沒達到這樣的地步吧。

    “雖然我不知道花蘿你有沒有其他的手段,但我覺得,這張卡牌應該很適合你。你說是吧,夕陽?”關寧很適宜的給了夕陽機會,就差對他擠眉弄眼了。

    夕陽先是愣了愣,然后反應過來:“對對對,這東西在適合不過了!闭f著,夕陽將卡牌搶了過來,送到花蘿的面前:“昨天看你那么輕易就解開了束縛,你對植物方面一定很了解,收下吧,也算是我們對你表達的謝意!

    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花蘿突然掩嘴嬌笑,夕陽說話的時候,居然還臉紅到脖子根了。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贵州十一选五乐三 天津时时彩历史开奖查询 明天涨停股票推荐骗局 江西时时彩交流qq群 体彩七位数历史号 手机怎么识别真假钱 极速赛车彩票平台 浙江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上海11选5第45期几点开奖 芝麻策略